首页 小说推荐内容详情

男主是任志初的小说,相信我,我是好人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1-04-27 386 woniu

男主是任志初的小说,相信我,我是好人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1张

推荐指数:男主是任志初的小说,相信我,我是好人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2张

相信我,我是好人》在线免费阅读

《相信我,我是好人》小说简介:

很多读者在找男主叫任志初的小说,这是大神佚名的《相信我,我是好人》,在小说中男主任志初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携手女主乔翠,具体过程如何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

《相信我,我是好人》主要讲的是:掘沟种草之乐寻常见,大亨达官皱眉不新鲜。淡看虚名薄利多惹愁,谈笑奔波的脚步恁疲惫。哪支利笔辨善恶,多少奸雄乱春秋?你爱美女怀中抱赏,他看隐者桃园漫步。贪心有人蛇要吞象,撑死事小,笑破无辜肚皮!哪个欲踏白骨升天去,躲远点,莫作他人阶梯。围过来,凑一块,喝热茶,嗑瓜子,笑看新人新戏新棋局……第一章 相亲闹剧,校花插花。因为贪爱,所以我化身为浪荡的精灵,钟爱,涌出美的笑容,撒野,奔向原始的自我,情人,忘我在孤寂的巷道,爱人,我只为你放荡,原谅所有的错,我本善良

《相信我,我是好人》章节试读: 第五章黄妃攻为主,孟娥守为上。

沉默,是一种智慧,

沉默,是黑夜的冷静,

沉默,是无声的反击,

沉默,是自我保护最有效的办法,

使用不恰当,也是懦弱的表现!

第一节,针锋相对,谁留得机会?

孟娥双手扶着办公桌,很怕骨软筋酥,一时支撑不住,会倒下去!

孟娥确信已经站稳,咬咬嘴唇,吞口口水,喘息几下,忍不住地笑着,颤抖着说:弟弟,她来了!”

任志初被她妩媚而诱人的样子,吓到了,听了她的话,急扭头,看向门口!

孟娥看了任志初受惊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就在这呀,找什么!嘿嘿……”

任志初看着梦娥,一皱眉,又诧异地看向门口!

门开了!

一位雍容大雅的完美女孩,带着滚滚香尘,优雅地走进来……

黄妃迈着自信的脚步,走进门口,双臂自然搭在小腹上,双手握着坤包,微笑着,看着孟娥:我来的,好像不太,是时候啊!”

任志初看见黄妃,那让人沉醉,又让人敬畏的笑容,一愣,转脸,疑惑地看向梦娥!难道,黄妃就是梦娥说的人?!她有什么世俗障碍?

美梦成真,是一种什么感觉?!美梦被惊醒,是一种什么感觉?!黄妃的出现,立时将孟娥推入,两者交集的深渊里,痛苦的挣扎!

如果先前,说孟娥是嫉妒黄妃,一点没错,也是因为黄妃,孟娥才不得不提前了爱的表达。而现在,梦娥已经有些恨黄妃!

她看着黄妃脸上,多彩的自信的笑容,不禁浑身发冷!她不敢说可以胜出黄妃,只能说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她喉结处,一阵难受的堵塞,怒火跳跃着!如果换了别人,孟娥早就怒吼起来。可是,面对黄妃,她不敢!不是因为她需要黄妃贷款,而是对于黄妃这个对手,发火是对孟娥自己的伤害!而对黄妃,却毫发无损。特别是在争取任志初这件事上,如果孟娥发火,极有可能,会让黄妃占更大的便宜!

黄妃呀!哟,是哪阵香风,把你给吹来了?呵呵……”孟娥笑着迎上去,拉住了黄妃的手。

黄妃看着梦娥妩媚未退,甜蜜泄露的笑容,心都发颤!难道,她已经和任志初,有了什么约定?

黄妃自进门,一直没有看任志初。其实,也不用看,他不就装在她眼里么!这完全是为了解除孟娥的戒心!

还香风呢?都烦死了!”黄妃嘟着唇说道,被孟娥拉着,坐到沙发上。

任志初发现,黄妃一直都没有看他。这种漠视,让任志初心里很不好受!黄妃一定在恨他,没有当面给他难堪,已经很不错啦!任志初现在,很想早点离开这里,这两个女人,让他如芒刺在背!

噢?什么事,让黄行长也会皱眉呀!”孟娥一眼一眼,妩媚地看向任志初,便一针一针地扎着黄妃嫉妒的心!

黄妃的心在抽搐!

还不是改革的事。村民根本不了解改革目的,贷款都成了负担了!”黄妃说着,余光里,紧紧注意着任志初的变化!

任志初听到贷款两个字,飞快地转头,看向黄妃……

孟娥发现了黄妃目光里的异样,不由一惊!黄妃果然是冲任志初来的。难道,她知道任志初来了这里?如果不是,她来的怎么这么巧!而且,她的目光里的异样,完全是在暗示任志初什么?那么,她在暗示任志初什么呢?贷款?难道任志初要用钱?孟娥心里一声惊呼!

任志初来找她,还会有什么事,一定是要用钱。任志初眼神的变化,也证明了她的判定!孟娥转脸,看着任志初笑道:弟弟,听到没,黄行长在笑你们农民,接受能力太差呢!呵呵……”

任志初心一痛,哼了一声,看向桌面!这句玩笑,无异于在任志初敏感的心上,狠狠地刺了一刀!

好个孟娥,真能鸡蛋里挑骨头!只可惜,孟娥,你太急功近利啦!黄妃心里暗笑,看着任志初笑道:我说的没有错,山沟里的人,就是落后!任志初,你说对吗?”黄妃改革计划里,有一条,就是让所有需要钱的村民,都有小额贷款。正所谓聚细流而成江河!这不仅可以大大降低大贷款户的风险,也可以大大开展银行的业务。

啊?”任志初猛听黄妃叫他,并是甜甜的声音,不禁一愣,转头看向黄妃,微张着嘴。是的,任志初无法否认这是事实!

孟娥突然意识到,黄妃后面的话,可能对她不利,忙说道:弟弟。”

等等!”黄妃斜视着孟娥,嗔怪道:你急什么?你让他误会我,还不让我解释呀?”

哪有哇!呵呵……”孟娥心里十分懊恼!十分大方地一挑柳眉,笑道:那你说!呵呵……”

黄妃看着任志初,笑道:任志初,如果你认为,你可以给那些村民,带个好头,我想贷给你第一笔款!但是。”

孟娥心里一声哀鸣!这个机会,极有可能让黄妃抢去了。

任志初听黄妃说,要给他贷款,是心花怒放!可是听了黄妃那个但是,心又一紧!他飞快地看向黄妃,忙问道:但是什么?”

黄行长,什么意思?我弟弟用钱,还需要贷款吗?”孟娥很想马上把钱送给任志初,可是,她不能做的那么没有风度!更何况,她还要看看任志初的意思!否则,会弄巧成拙的!

黄妃看到任志初惊喜的表情,知道他还没向孟娥开口借钱,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黄妃早就料到,孟娥会如此说!微微一笑,道:我当然知道,他表姐只要伸伸手,就可以把他拉起来!”

孟娥听到这句话,心就一颤!好个黄妃,揭伤疤,你够狠那!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黄妃接着说:我就是想让任志初带个好头,他当然不需要贷款,是我求他!”

黄妃马上转脸,看着任志初,笑道:任志初,我求你帮帮我,可以吗?”

任志初正为钱焦头烂额呢,这种好事,简直天上掉馅饼,还用求吗?他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

任志初忙道:好,没问题!只是,你说的那个但是,是什么意思?”

孟娥没有再争。因为她看得出,任志初本不想与她借钱,争也没有用。当然,如果黄妃不出现,就另当别论了。可是,事实如此,黄妃正在与她争!孟娥暗想,这件事,我争不过你,不代表任何事,我都争不过你!

孟娥看着任志初,妩媚地一笑:傻弟弟,她的意思不是很明白,她要做的冠冕堂皇,大公无私。”

她又转向黄妃,笑道:黄行长,我说的没错吧!呵呵……”

黄妃见孟娥不再争,也不想让她太难受,一搂梦娥,笑道:还是妹妹了解我!呵呵……”

孟娥也不是全败下阵来,虽然失去了这个机会,可以争取另一个机会!她看着黄妃,笑道:好姐姐,你欠我一个人情,对吗?”

黄妃粉面微红,爽快地说道:不错!妹妹有什么要求,姐姐一定满足。”

孟娥点头,笑道:好,我要把梨园饭店,做到全市第一,就看姐姐的啦!”

黄妃点头:放心,用钱,只管来拿,我相信你的能力!”其实对于孟娥要求贷款,黄妃是来之不拒的。因为,她对孟娥的能力是十分信任的。只是以孟娥现在的资产评估,贷款的数额相对来说比较大。孟娥刚提出时,黄妃还有些犹豫!

还有一个原因,让黄妃迟迟不定,就是行里传说她与孟娥的关系,也让黄妃处在两可之间。

这次,孟娥的‘谦让’,让黄妃很感激!就算承受一些风言风语,说来也是应该的。所以,黄妃爽快地答应了!

任志初不知道,她们为什么突然转了话题,把他丢在了一边?本来,这两个女孩就让他感到不自在,此刻,他更感觉尴尬!

他站起来,就想马上离开。

正谈的火热的两个女孩,这时才发觉,她们最关心的人,因为她们的冷落,就要离开!

黄妃自然有理由留下任志初,可是,给人家贷款的理由,也许好笑了点!所以黄妃选择了沉默,等孟娥开口。

孟娥也没有太充分的理由,留下任志初,只是她还具有一定的力度!孟娥忙拉住任志初,说道:弟弟,你来一趟,很不容易!不是路途太远,也不是路费太贵,而是你轻易不来!弟弟,既然都来了,就安心住几天,也好让姐姐尽一下地主之谊,好不好?”

任志初没有看黄妃,因为他怕看黄妃。为什么怕,他说不清楚。所以,他还是怕这两个女孩,所以急着要离开。

他看着孟娥,笑道:表姐,看你说的。说实话,我是想来的,只是我这么大了,还花父母的钱,有些惭愧!以后,我赚钱了,就可以常来看你啦!”

孟娥感觉,她留不住任志初了,转脸看向黄妃!

她的目光恰好撞见,黄妃希冀的眼神!孟娥心一颤,原来她在为他人做嫁衣!

孟娥生气地想,让任志初走好了,省的让黄妃逮住机会!于是,她笑道:弟弟,你等等,我给姑姑拿点东西。顺便,你给我爸爸也捎点东西,好么!”

任志初点头:好,你快点,我要赶车。”

孟娥点头,跑出办公室,奔向她的卧室。任志初说的是事实。从市里到靠山村,一天只有一个来回的客车。早晨把乘客接来,下午送回靠山村,天就黑了,客车就住在靠山村。

孟娥跑出办公室,气道:就你黄妃主意多,我不留了,看你怎么办?如果你能留下任志初,我也不用欠他人情!”

第二节,孟娥以退为攻;黄妃兵出奇计。

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任志初和黄妃。

黄妃很想留下任志初,和他好好谈谈心,也好更细地了解任志初。可是,经过上次的事,让他们的关系有些尴尬!此刻,让黄妃怎么说?

她坐在沙发上,扭下身子,偷看一眼任志初,感觉耳热心跳!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就是面对邢副市长那个老色狼,她都应付自如。对于那些热情的求爱者,就更没有这种局促不安的反应了!

任志初坐在办公桌旁,手里摆弄着一只透明,上面有翠绿的竹子图案的玻璃杯……黄妃虽然说是让他带个好头,贷款给他。可是,他感觉,黄妃是有意的!黄妃为什么要对他好,他拿不太准,却隐隐地感觉,黄妃并没有生他的气。本来,黄妃没生气,他应该高兴,可是,他却高兴不起来!不管怎么说,是应该说声谢谢的!他扭脸,看向黄妃……

黄妃低着头,双手插在双腿间,双臂向内收紧,交叉的双手间,有湿湿的感觉!任志初毕竟是山里长大的,很少进城,交往又少,她是否该先打破尴尬的气氛呢?黄妃扭脸,看向任志初……

‘砰!’两道目光相撞的声音!

这个声音,别人听不到,但对于二人来时候,亚赛一个不小的雷声!

两个人,被雷击一般逃开!

留在任志初眼里的,是黄妃含羞的媚态!

任志初看了黄妃羞答答的媚态,不禁心跳加速,慌忙扭回头。他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只知道心跳加速,跳的全身麻酥酥的,想再看,却又不敢。不敢,也不是那种恐惧的怕,而是一种他现在难以说清的感觉!

留在黄妃眼里的,是任志初惊慌的神态!

他看见任志初的脸,瞬间被一道阳光锁定。任志初脸上复杂的表情,让黄妃更加紧张慌乱,忙扭回脸。

她感觉脸热的很,就像把脸凑近火堆一样!她想再看一眼任志初,可脑袋里一片空白,暂时性的缺氧,致使中枢神经陷入了瘫痪,身体已经不听使唤!

应该说声谢谢的,十分应该!说吧,不说,也许会悔恨终生!没那么严重吧?可是,在任志初的潜意识里,认为是相当的严重!

这样的机会来之不易,怎么能轻易放过?说话吧,不交流,怎么互相了解,怎么增进感情!是啊,既然喜欢他,就说吧!黄妃开导着她,既然要谈恋爱,不说话怎么谈?此时不说,以后不是还要说。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快说吧!如果不说,以后没有机会怎么办?没那么严重吧?可是,在黄妃心里,认为绝对有可能!

任志初咬着下唇,只说一句谢谢,她会怎么想?是否该多说一点,或者再说点别的?

黄妃蹙着娥眉,喘息着!以往的勇气哪里去了?不就是一句话么,怎么就说不出口?

你!”

二人同时扭头!

二人同时看向对方!

二人同时说出一个字!

二人同时楞住了,直直地望着对方!

转而,二人都笑了!

你想说什么?”任志初首先问道。

黄妃听了任志初,近似温柔的声音,竟让她有种,沐浴在酒缸里的感觉,甜蜜地一笑:我。”

弟弟,快走吧,我送你去车站!”孟娥走到门口,看着任志初喊道。

黄妃的心,猛地一跳,飞快地扭头,看向孟娥!

任志初张着嘴,瞪着表姐!

孟娥转眼,看着黄妃,笑道:黄妃,你在这等我,一会就回来。”

哦!”黄妃站起身,看着孟娥,看着任志初从身边走过,心中焦急万分!怎么办,就这样,让任志初擦肩而过吗?

第一反应,就是不能放弃,一定要留下任志初!可是,现在,她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

我也走。”黄妃飞快地弯腰,抓起沙发上的坤包,追出门。

孟娥狡黠地笑道:黄妃,我还没和你说够呢,留下等我,很快就回来。”

黄妃平静地一笑:我们路上说,再说,我还有事。”

还不甘心哪,没用的,你也留不住任志初!孟娥想,有我在身边,你更难张口,带上你又如何?那好,走吧!”孟娥笑道。

给我拿着吧!”任志初接过梦娥手中的两个塑料袋。

回去,代我向姑父和姑姑问好!”孟娥看着任志初,甜甜地笑着。

嗯!”任志初点头。

告诉我爸爸,不用担心,我在这里很好!”孟娥接着说。

嗯,我亲自去看舅舅!”任志初说道。

黄妃走在孟娥身边,突然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孤寂,在内心深处作祟!她想走在,靠近任志初,就是现在孟娥的地方。最起码,她应该走在任志初的另一侧!可是,少女的矜持,让她不敢那么做,也许时候,还不到!

他们走下楼,来到门外。

黄妃看见王泉正站在门旁,心又一阵发酸!

王泉不知道黄妃的事,处理的怎么样?更不知道黄妃要去哪里?只好望着黄妃,等待她的吩咐!

黄妃放慢脚步,走近王泉,说:你不要跟着,回去吧!”

她说着,自然地扭头,向饭店里看去……

她借着扭头,像饭店里看去的时机,压低声音说:跟着我,不要让孟娥发现!”

她说完,抬起右手,遮着阳光,扫视着西面,追上了孟娥和任志初!

孟娥没用她的车,是怕任志初心里不舒服!他们上了出租车,直奔客运站……

孟娥还和任志初唠着家常,没有提和她的事!当然,那只不过是孟娥的一个借口而已,此时,孟娥哪有时间和她说那个事。黄妃坐在梦娥身边,茫然地望着车窗外。孟娥已经不再掩饰,她对任志初的爱,竟公然与她竞争了!都什么时候了,还需要掩饰吗?如果现在还不争,那不是傻子么!……

黄妃努力寻找着,留下任志初的理由,忽然想起,她要给任志初贷款的事,还没有真正落实。想到这,她心内不仅一阵高兴!她打定主意,就用这个理由,让任志初错过坐车的时间!黄妃心里有了主意,也不再焦躁,美滋滋地等着恰当的时机!

啊!”孟娥一声娇叫,包含了十分暧昧的音调!

孟娥在躲闪什么时,有意撞了黄妃一下。

黄妃心一紧,扭头看向任志初!

任志初微笑着,没有别的反应!

再看孟娥,粉嫩的脸上,红霞飘舞!让黄妃心神一荡,不禁妒意陡升!孟娥为什么要躲?是任志初打她了?抓她了?还是摸她了?!黄妃想到这,不由心里一阵酸楚!

孟娥扭身,看着黄妃,不好意思地笑道:呵呵……对不起,刚才不小心,撞到你了!呵呵……”

黄妃看着她甜透了的表情,胃里都往外泛酸水!她勉强笑道:没事,你太客气啦!”

孟娥笑笑,扭身,又和任志初打闹起来!孟娥心里很想,问问任志初用钱做什么?可是,她不想当着黄妃的面问,是不想让她知道。她想等过两天,她就回去一趟,一切就都明白了!

其实,任志初的笑声和平时一样,可此时黄妃听来,就和打情骂俏一般无二!黄妃不禁有些恨任志初,这么不知道自重的一个人,我还留他做什么?黄妃看着窗外,咬着银牙!她忽然想起水浒传里的,潘金莲和西门庆。怎么听,怎么想,他们都像那两个人。

黄妃心里哼了一声,不再想着,怎么留住任志初了,到希望早点离开他。

再往前走一百米,就到客运站了。

黄妃转脸看向任志初,恰好撞见任志初,无意间看过来的,带着微笑的脸。

黄妃的心,一阵慌乱的跳,慌忙看向孟娥,很快地说道:孟娥,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要下车。”

那好吧,停车。”孟娥看着黄妃,笑道:黄妃,记住你今天的话哟!呵呵……”

黄妃开门,下了车,转身,看着梦娥,笑道:放心吧!”

她此时心很乱,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

她没有再看任志初,转身向南,走向去邮局的路。

黄妃心里很痛,虽然不太清楚为什么,但隐隐地感觉,此时下车,很不应该!

任志初皱着眉,很想客气一句!可是,他就是没有说出口,愣愣地看着黄妃,婀娜多姿的背影!

怎么?舍不得呀?呵呵……”孟娥泛着酸味地问道,心中暗笑:黄妃呀!你再聪明,此时又能有什么办法!

任志初嗔怪地白了她一眼:人家帮我,本来应该说句谢谢的!”他长出口气,说道:却没有说出口,多不好意思呀。”

哦,这样啊!那,我就代你谢谢她,好么!”

任志初高兴地点头,笑道:表姐真好,谢谢你啦!”

……

黄妃走在大街上,感觉双腿异常沉重!就像走在乡间的泥路上,双脚粘着很厚很厚的泥!

她回头看去,看见她的车,已经追上来了。

车停在她身边。

王泉打开车门,黄妃上了车。

王泉看黄妃一脸愁容,忙问道:行长,怎么样?去哪里?”

黄妃叹口气,说道:回行里吧!”

她说完闭上眼睛,紧紧咬着牙。

她心里恨着任志初,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来他所做的事,都是表面文章,表面华丽而已。

她的脑海里,闪烁着任志初留给她的最后一眼。想任志初那平淡无异的笑容,怎么会像,她想象的,在和孟娥打情骂俏呢?

任志初和孟娥,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感情一定很深!每日耳鬓厮磨,亲热,也不算为过呀!黄妃一惊,睁开眼睛!

她细想了一下,原来是妒意在作怪!人心真是善变,刚刚还觉得任志初,怎么看怎么好,转眼就把人想得那么无耻!

想到这,不禁后悔不迭!

任志初坐上回家的客车,想着成功在望,心里十分激动!转而,他又想起,爸爸说的话:那个池塘,之所以一直没有人用,是因为那个池塘,经常被大水淹没,所以没有人敢用。以前也有几个养鱼的,但都被大水冲了,损失惨重啊!”

好几年没发水了,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发水呢?任志初心里,不禁又有些惴惴不安!

不会那么倒霉吧!任志初想,不管是否发水,回去一定要好好修筑堤坝,防备万一嘛!

起票!”乘务员走到他身边,看着他说道。

任志初忙把手伸进口袋,痛苦地一咧嘴!

他掏出钱,交了车票,扭头看着窗外,急的抓耳挠腮!

怎么这么糊涂,把最重要的一环给忘了呢?

黄妃是答应给他贷款了,可是,手上什么都没有,钱从哪来呀?

任志初恨得猛拍下大腿。

回去?说出来,还不让她们笑死!让两个女孩笑话,这脸可往哪放啊?

不回去?那怎么办?没有钱,怎么养鱼呀?

任志初站起来,想叫司机停车,可是,他张大嘴,却说不出话来。

他愣了一会,无力地摔下去,坐在座位上,如坐针毡……

第三节,黄妃劫车;任志初看育苗。

一阵刹车,刺耳的尖叫声,让人心惊肉跳。

乘客一阵尖叫,身子向前冲去……

客车停住了。

原来,一辆轿车,拦住了客车。

有惊无险,乘客们,又被勾起好奇心,都伸长了脖子,向前张望……

任志初一愣,也起身,向前看去。

他没有看见什么,就见车门打开了。

任志初坐回去,心情更加烦躁!

你有什么事?”是车长问。

我找一个人!”一个很好听的,女孩的声音。

任志初听着,有些熟悉!他向车门口看去……

你找谁?快说。”车长见不是坐车的,就不耐烦了!

有个叫,任志初的,在车上吗?”

任志初一下跳起来,瞪着车门口……

车长扭头,正看见任志初,沉着脸问:谁叫任志初?”

任志初忙应道:我!”

他说着,慌忙出了座位,向车门口走过去……

任志初走到门口,意外地看见,黄妃正带着甜甜的微笑看着他,一股暖意,瞬间涌上心头!

他冲黄妃笑了一下,下了车。

快点,马上就开车啦!”车长喊道,翻着眼睛。

任志初扭头,看一眼车长,说道:马上,啊!”

任志初回头,看着黄妃,不好意思地问:你,找我,有事吗?”

黄妃一歪头,笑道:还问我,你不知道,忘了什么吗?呵呵……”

任志初脸一红,低下头,笑道:我真糊涂!谢谢你!”真是雪中送炭那!任志初心花怒放,高兴不已!

黄妃笑着,从坤包里拿出一个写好的纸条,递给任志初,说道:拿好了,这是我给你们当地农行领导写的纸条。到时候,你就找他,贷款就没问题啦!”

任志初望着黄妃,感激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呵呵……看你,就不用道谢啦!我也是为了我们农行的业务嘛!”黄妃甜笑着,很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她只说了可说可不说的。

开车啦!”车长大喊道,味道十分不耐烦!

任志初扭头,看一眼车长,忙对黄妃说:我,就不说谢谢啦!”他犹豫着,只说出了,他想说的,十分之一的话,就腼腆地停住了!

呵呵……”黄妃掩口笑起来:还不说,都说出来了!呵呵……”

任志初笑着低下头,转而,又看着黄妃说:那,我走了!”他的声音,有种甜甜的味道!只可惜声音太低,显得甜味淡了许多

好,再见!”黄妃大方地伸出手。她说出这句话,十分后悔,可是,不说,又能怎么样呢!

任志初看着黄妃的手,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他抬头,看向黄妃身后,等着黄妃的那辆车,还有靠在车上的王泉,一皱眉!

黄妃甜蜜地笑着,望着任志初,真希望他能改变主意,为了她,能留下来!可是,她不敢又太多的奢望!……

我,我,我走了。”任志初扭身走去……

黄妃没有感到失落!任志初没有握她的手,反而,更让她感到开心

任志初登上客车,扭头,看着黄妃,摆着手:再见!”

等等!”黄妃又想起一件事,忙跑过去……

任志初忙下了车,迎过来:还有什么事吗?”

黄妃走到任志初面前,笑道:我有个朋友,是卖鱼苗的,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带你去,好么!”

任志初心里一阵滚烫,咧开嘴,感激地望着黄妃!

黄妃很喜欢任志初,这个有些木讷的神态,就甜滋滋地欣赏着……

任志初太需要了!可是,他感觉欠黄妃太多,并且很不好意思,实在不敢贪太多!就说:不用啦,谢谢你!我……我走了。”

任志初虽然很不情愿说这句话,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怕与黄妃相处,很想快点离开!

黄妃没想到,任志初会拒绝这件事,不由愣住!

她见任志初转身,飞快地伸手,想挽留任志初,却没敢碰任志初,一时呆住了!

王泉跑到黄妃身边,很快地说:行长,我感觉,他好像误会你了!”

客车启动了。

黄妃看一眼,已经启动的客车,看着王泉,焦急地问道:怎么说?”

她说完,扭头望着客车……

他看到我时,一皱眉。我感觉,他好像误会我,是你对象,或者什么啦!”

黄妃心一阵乱跳!这还了得!

她飞快地看一眼,已经加速的客车,咧着嘴,看着王泉,忍不住地跳着:那,那怎么办那?”

王泉来不及说话,奋力追向客车……

黄妃一见,也追上去,焦急地喊道:任志初!”……

他们怎么追得上客车,还是老张驱车拦住了客车。

客车停住了,车长开门,瞪圆了眼睛,冲着他们喊道:还有什么事呀?我们还要赶路呢。”

黄妃和王泉冲到车前,找到坐在车里的任志初,看着车里的任志初喊着……

任志初听不太清,忙跑出客车……

他看着黄妃通红的脸,关切地问:有什么事?多危险那!”

黄妃张张嘴,喘口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件事?

王泉忙说:任志初,你别误会,我和行长没事。我已经有了女朋友。”

任志初看看王泉,又看向黄妃!

黄妃十分害羞,咧着嘴,尴尬地笑笑说:不是啦!呵呵……”

她推一把王泉,笑道:你说什么呢?”

她又看着任志初,说道:不是。我,对了。你要用多少钱?”

你上不上车?开车啦!”车长大喊道。

上车!”任志初向后倒退着,张着嘴,看着黄妃,感觉眼睛有些热……

黄妃忙跟上他,说道:如果不够,给我电话,啊!”

她说着,慌忙从坤包里,掏出一张名片,紧走几步,递给任志初。

任志初看一眼,那张名片,并没有接,又看着黄妃……

黄妃看着任志初复杂的表情,知道他有很多话要说,就问道:你有话就说,没关系的。”

开车。”车长怒吼道。

任志初看一眼车门,又看着黄妃……

车启动了,发出‘突突……’的声音!

黄妃蹙着峨眉,看着任志初,心跳的十分厉害!

快上车呀!”车长站在车门口,扭着大鹅一样的脖子大喊。

任志初舔一下嘴唇,转身跑去……

黄妃感觉一阵头晕!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感觉十分的不舍,从来没有过的难舍!

去那个渔场,要多少时间?”任志初站在车门口,冲着黄妃喊道。

如果你看中,明天就可以送到。”黄妃兴奋地喊道,身躯微微弯曲!口齿伶俐的黄妃,并不知道,此时她的所问非所答!

任志初跳下车来。

小心!”黄妃看见任志初,一个趔趄,慌忙跑过去……

任志初站不稳,向后倒退着……

黄妃奋力扑到,紧紧抱住他。

可是,她好像并没有扶住任志初,却把任志初推倒在地上。

黄妃害羞的甚,却又不舍得起来。瞬间思绪纠结,难以决断!

应该一百多斤的黄妃,压在任志初身上,任志初并没有感觉到怎么重,感觉颇深的,却只是来自黄妃温柔的身体,颤出来的电波!原始的冲动,与现实的理智,瞬间揪斗在一起,让任志初呆住了!

两朵唇花,绽蕊走香,寸许间流转。四只眼睛蹿火苗,捉对地扭缠,虽然没有欲火升腾,倒有万千游丝相连!

两个人对视着,两张脸,烤的通红,都僵住了!

行长,你没事吧!”王泉冲到近前,担心地问。

黄妃慌忙从任志初身上起来,伸手拉住任志初的手,心跳的不行!如果此时,只有他们两个,她绝对没有力量起来。

任志初跳起来,抽回手,说道:不好意思,害你!”他张着嘴,没有说下去。

黄妃很怕王泉再说什么?忙说道:没事,快上车,我们马上过去。”

王泉抢先,坐在副驾驶位。

黄妃和任志初坐在后面。

沉默了一阵。黄妃很想先打破沉默,可是,她乱跳的心,始终无法平静下来。她也不是非要说些,关于他们感情上的事,怕张师傅和王泉影响。就是想说些工作上的事,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任志初心中十分感激黄妃,本想说些什么。可是,坐在这样一辆,他认为十分高级的车里,看着穿着光鲜的王泉和黄妃,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黄妃偷看着任志初,见他扭着头,看着车窗外。她知道,任志初和她一样,很不自在。如此,她更应该打破沉默,减轻一点他心里的负担!

任志初想,黄妃那么帮忙,怎么好这样冷落她?可是,说什么?只说一句谢谢,够吗?除了这些,还说什么?他口袋里,去了买车票的钱,已经所剩无几,想请人家吃顿饭,都不成。就是去鱼场买鱼苗,他还没钱呢,还不是要靠人家!说什么?说出来,都让人笑掉大牙!

黄妃知道,任志初这种性格内向的人,自尊心很强,她不该提起他不高兴的事。那就说点他高兴的事吧!说什么呢?她对任志初还不算了解,对他的家乡也不了解。

对了,她猛想起梦娥和她提起松花江的事,转脸看向任志初,说道:任志初,你们家离松花江多远哪?”

任志初扭头,看着黄妃,说道:不远,有事吗?”

黄妃感觉任志初,神经太紧张了,就笑道:呵呵……没事,只是随便问问。”

任志初心底一松,笑道:我家离松花江不远,我还经常去那里捞鱼,还有虾米呢!”

黄妃一看任志初有些兴奋的脸,就一阵高兴。男孩子都喜欢抓鱼的,看来,说到他感兴趣的事啦!黄妃高兴地笑道:那你给我讲讲,你们怎么抓鱼和抓虾米的,好不好?”

好啊!”任志初将身子扭向黄妃,笑着说:每年雨季时,我们都不敢去抓鱼,大人也不让,因为那个时候,水很大,有危险!”

黄妃嘟着嘴,疑惑地问:那,松花江的水,不是应该总很大!”

任志初摇头,说道:不是,在秋天,或者春天,松花江的水,在某段就很浅。最浅的地方,刚没过脚脖子呢!”

是么!呵呵……松花江的水,还有那么浅的地方啊!呵呵……”城里长大的黄妃,学的是万马奔腾,波澜壮阔的长江黄河,怎么会想到,江水还会那么浅!一下被任志初的话,勾起了兴趣,闪着大眼睛,望着任志初,听着下文。

任志初接着说:秋天我很少去,一是家里秋收忙,二是那时天气很凉,所以,我大多是春天去的。”

黄妃点着头。

任志初说:江水很浅,所以看去很清澈。水里的鱼和虾米,一眼就可以看到的。”

噢?呵呵……是么!真好玩,那不是很容易就可以抓到!”黄妃闪烁着童趣的眼睛,开心地笑着……

任志初点头:是的,如果伙伴多,就挽起裤管,直接跳到江里去抓,很热闹的。”

呵呵……”黄妃的脸,兴奋的红扑扑的,眼睛里闪着光!

任志初接着说:我很少和他们去,因为人多就把水搅浑了!”

那不正好浑水摸鱼,呵呵……”黄妃露出一排,雪白的贝齿,开心地笑着……

任志初被黄妃逗得大笑:呵呵……我不太喜欢。我喜欢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在江里筑起一道坝。然后在坝上按一个网,鱼和虾米,就都落进网里了!”

啊!太妙了!呵呵……接着说,接着说,呵呵……”黄妃高兴的在座位上跳着……

王泉郁闷地想,我也和她说过这类的事,怎么不见她这么高兴呢?!

‘不变的你,伫立在茫茫的尘世中,

聪明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

潇洒的你,把心事化进尘缘中,

孤独的孩子,你是造物的恩宠。’

是黄妃的手机响了。

黄妃愣了一下,忙掏出手机。

黄妃看见邢副市长的手机号,心就一紧:停下车。”

老张忙把车停在路边。

黄妃下了车,接通电话,调整一下,就要发火的心情:喂,邢市长啊,有事吗?”

呵呵……我在上海,你在干什么呀?”

老色狼,你在上海,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无聊!黄妃骂完,笑道:没事,下乡看看。”

不用那么拼命,要升官发财,不是那个样子的!”

我没想升官发财啊,只是尽职而已。”

别在我面前唱高调啦!呵呵……不说那些啦,说点高兴的吧!”

和你说话,怎么高兴?黄妃笑道:有什么高兴的事呀?说说吧。”

王泉知道黄妃在和邢副市长说话,是怕任志初听见,才走远的。这个邢副市长可真烦,阴魂不散!

他扭头看看任志初,看着老张笑道:老张,最近买彩票了吗?”

老张扭过头,看着王泉笑道:我猜的号码,很准的!不过,总是下一期出!呵呵……”

真的假的呀?”王泉抓住老张的胳膊:那你告诉我,这期你猜的是什么?”

呵呵……”老张瞪着王泉,笑着:你想发财想疯了吧!呵呵……”

王泉苦着脸,叹口气,笑道:你还不知道,现在要结婚,没有房子怎么行?”

你现在不是有房子住吗?”

那间房子太小,我女朋友不干!”王泉翻一下白眼,叹口气说:现在的女孩呀,也不知道怎么了?什么都要最好的。”

错!”老张举起手,严肃地说道。

怎么错了?”王泉瞪着老张……

老张一笑,说道:丈夫,可以不是最好!呵呵……”

老不正经!呵呵……”王泉推一把老张,笑着……

邢副市长说道:黄妃呀,再过两天我就回去啦,你怎么为我接风啊!”

黄妃笑道:我请您吃饭!”

你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

黄妃大喘一口气,说道:小女愚钝,还请市长明言!”

你呀!呵呵……就是我说的,你到我家做客的事呀!”

黄妃咬牙说道:还是等您回来,看看我们都有没有空吧。”

吃饭的时间,你总还有吧!”邢副市长有些生气啦。

黄妃忙笑道:那当然有,如果市长吩咐,我敢不从?呵呵……”

呵呵……那好,就这么定了。”

好,再见!”黄妃好不容易等到这个关机的机会,说完就关了手机。

相关标签: # 相信我,我是好人 # 乔翠 # 任志初 # 佚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