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推荐内容详情

男主是李高文的小说,爱不过期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1-04-27 806 woniu

爱不过期

推荐指数:

《爱不过期》在线免费阅读

《爱不过期》小说简介:

很多读者在找男主叫李高文的小说,这是大神佚名的《爱不过期》,在小说中男主李高文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携手女主田小霞,具体过程如何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

《爱不过期》主要讲的是:他,初涉社会的大学生,刚烈正直,但却自卑、优柔寡断。  她,成熟稳重,美丽骄傲,为了寻找真心人,不惜出来受苦打工。  她,涉世未深的小丫头,纯洁漂亮,可爱善良,无意之中,却身陷三角恋。  美丽骄傲的姐姐让他苦不堪言,遍体鳞伤;  纯洁可爱的妹妹让他心感温暖,爱意渐生。  两个女子,他当如何抉择?  面对同一男子,情同姐妹的两个女子又当何以面对?  “大哥,我带你去找霞姐。”  “臭小子,小玉就在那边。”

《爱不过期》章节试读: 第五章温柔毒药

张力扶着李高文顺着楼梯艰难的爬到了门口,谁知李高文呕”的一声就吐了,随后就又倒到了地上,犹如一摊烂泥。

张力赶紧去拉他起来,他却道:力哥,别拉我,我心里烧得难受,想躺会儿。这里凉,躺着舒服。”

张力只好放下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进到屋里拿出多余的席子、被子在地上铺了个厚厚的地铺,而后又出来使了九牛二虎之力连拖带拉才把李高文拉到地铺上,给他盖好被子,接着又出去清理李高文吐出的秽物。

李高文正迷迷糊糊的睡着,突然听到了柳秀的声音:怎么喝成这个样子了?”

接着是张力的声音:还不是因为小霞。”

李高文感觉到又有人在晃他,张开眼睛一眼,只见柳秀捂着鼻子蹲在自己身旁,于是迷迷糊糊的道:哦,小秀呀!”

小秀伸出手在鼻子前使劲扇了扇,道:咦……这么大酒味,喝死你呀!我们让你送霞姐回家,你怎么自己跑去喝酒了?!在丰盛园还没喝够呀!”

李高文道:她又不愿意让我送,我干嘛去送呀!难道你看我就像那种不害羞,软磨硬泡,死皮赖脸的缠着她的那种无赖坏蛋!”

谁说霞姐不愿意让你送,她是害怕耽误你考试。”声音脆响,还带着几分稚气,这是柳玉美的声音。

李高文这才微微用双肘撑起身子,抬头一看,这才发现柳玉美和田小霞正站在柳秀身后,于是赶紧道:小玉,霞姐,你们也来了!对不起,喝多了,刚才没看见你们!”说完,胳膊一软,又躺了下去。

田小霞放下挎包,道:张力,你这里有开水和醋吧?”

有!”张力说完,就去找开水瓶。

……

李高文感觉有人把自己扶了起来,鼻子里闻到一股酸气,田小霞的声音传进了耳朵:张开嘴!”

李高文张开嘴喝了一口,虽然又热又酸,但是一口水下到肚子里,确实感觉舒服多了。接连喝了几口之后,李高文开始感觉浑身发汗,一阵阵打颤,几阵颤打过之后,李高文清醒了一些,这才看清了情况:柳秀与柳玉美在身后顶着自己脊背,防止倒下去,田小霞左手扶着自己的脖子,右手拿着一把大汤勺,正在吹掺了醋的开水。李高文看着这一切,突然想起小时候父亲喝醉了酒,母亲就是这么照顾父亲的。因而李高文突然感觉到一阵由衷的幸福,这不正是自己所期盼的东西嘛!想到这里,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柳秀居然看见李高文流泪了,笑骂道:大哥,别这么没出息,不就喝个醋嘛,哭个什么劲儿,有那么难喝嘛!”

这时李高文的酒也醒了三分了,被柳秀这么一说,知道她在调侃自己,觉得挺尴尬的,于是赶紧辩解道:中医讲酒伤肝,而肝上通于目,我喝了酒,伤了肝,累及眼睛,所以这眼泪就下来了……”

柳秀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又捂住自己的鼻子,笑道:不听你瞎扯了,就此打住!一股子酒味,现在还带着酸味儿,熏死人啦!”

柳玉美似乎累了,又使劲儿往前推了推李高文,道:赶紧多喝点醋,解解酒。”

李高文笑道:我这么重,真不好意思!有劳‘幺妹儿’了!”

柳玉美听得如坠五里雾:什么‘妖媚儿’?你骂我!”

张力笑道:他这是跟我们一个四川的同学学的,‘幺妹儿’是四川话,小妹妹的意思!

柳玉美长长的舒了口气,道:哦……我还以为他骂我‘妖媚’呢!”

张力又笑道:你这么小,谁会说你妖媚呀!哎,十三,‘幺妹儿’,不是亲哥哥,亲叔伯,可不能乱喊!很暗昧的!”

柳玉美突然脸色微红,娇媚动人,轻声道:什么暗昧?”

李高文激动起来:力哥,你可别瞎说,我是拿小玉当亲妹妹看待的!”

柳秀从背后赶紧一把拉住:大哥,别激动,小心把醋碰洒了!”

田小霞递上吹好的醋,道:别说话了,赶紧喝!”

田小霞一勺一勺的喂着,李高文一口一口的喝着,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切。随着醋水的下肚,酒水慢慢的就分解多了,李高文的脑袋也越来越清醒。

看着田小霞扶着自己,拿着勺子,就像一个小媳妇照顾丈夫一样,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大大的眼睛也不时一眨一眨的,小小的嘴巴,薄薄的嘴唇吹着勺子里的开水,泛起一阵阵白色的雾气。雾气飘过田小霞的脸庞,掠过额前的短发,不觉透出一股朦胧美的感觉。李高文突然就想上去一把抱住她,吻她一下……想到这里,李高文脑袋里突然一乱,使劲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克制自己的想法。

田小霞赶紧问:怎么了,头疼吗?”

李高文又摇了摇头,使劲咬了咬嘴唇,利用疼痛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欲,道:没事,感觉闷得慌,头还有些晕,想出去站一会儿。”

柳秀笑在她背后笑道:就你这个死样子,现在还站得起来吗?”

李高文道:喝了这么多醋,酒醒得差不多了。”边说边试着慢慢站了起来。

田小霞放下汤勺,扶着他道:我扶你到走廊上站站!”

柳玉美也跟着道:是呀,出去透透气,屋里好大的酒味儿。”说完跟着李高文、田小霞就要出去。

柳秀从后一把拽住柳玉美道:死丫头,有你什么事儿!瞎凑热闹!”

哐啷!”一声,张力顺手关住了房门,把李高文,田小霞隔在了走廊上。

没事了吧?干嘛喝那么多酒?”田小霞关心的问道。

李高文道:头还感觉有点儿重,其他的没什么了……哦,我去一下卫生间!”说完,就奔卫生间去了,田小霞就在后面慢慢的跟着。

李高文进了卫生间,把脑袋伸到水龙头下面,打开水龙头让冷水冲了冲,因为他脑袋里一直在挣扎:田小霞是喜欢我的,她是喜欢我的!否则,她为什么要这么照顾我!但是另一个声音又在告诉自己,李高文,你个穷小子就不要自恋了,她凭什么会喜欢你,你是哪根葱!她现在这么对你,只不过是尽一个普通朋友的义务,很正常的,没有什么。柳秀、柳玉美不也在照顾你嘛!这些都是因为你太喜欢小霞了,而产生了一厢情愿的想法。所以,李高文,你要控制住自己,不要让自己陷入的太深,小心到最后难以自拔,害人害己。

李高文把脑袋从水龙头下面缩了回来,使劲甩了甩。可惜李高文虽然甩得掉脑袋上的水,却甩不掉那乱如麻丝的思绪。

咚咚咚!”传来了敲门声,接着田小霞道:你没事吧?”

李高文赶紧按了一下马桶的冲水键,一阵冲水声过后,李高文道:我没事儿了,不用你费心了。我知道你忙,有事儿的话,你就先去忙吧。”

你真的没事儿?”田小霞的声音似乎很急切。

没事儿,我的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估计是刚才喝得太多,伤了肠胃,现在拉肚子呐。”顿了一下,李高文又补充道,霞姐,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没事儿了,有事儿你就去忙自己的吧,我真的不用你费心了。”

有什么事儿,你跟我说嘛,商量商量好解决!”田小霞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李高文心道:商量?!难道你能撇了胡哥跟我好吗?想到这里,心里又是一阵酸楚,道:霞姐,今天,今天……谢谢你能来照顾我!”

就这样安静了好一会儿,外面再也没有传来什么声音了。李高文这才先悄悄的打开了门缝,偷眼向外看了看,发现田小霞已经不在外面了。然后才大胆的打开门,贴着墙侧着耳朵小心翼翼的走了回去。来到自家窗户前,李高文向里看了看,也没发现田小霞,于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柳秀一看见李高文回来,就骂开了:我的神仙大哥唉,我还以为你喝多了,把自己也冲进马桶里去了,上个卫生间至于要这么久嘛,都快二十分钟了。”

李高文笑道:这不是喝多了了嘛,肚子不舒服,多蹲了一会儿。”

柳玉美道:霞姐刚才走了,眼睛红红的,好像是哭了。”

李高文把嘴一撇:切……哭就哭呗,干我屁事儿!我又没得罪她!”嘴里虽然这么说,李高文的心里却是一阵抽动。

柳玉美哎”的一声,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两头倔驴!”

柳秀推了她一把,笑道:死丫头,你又懂了!”

李高文不知道他们下面又会说出什么让人难为情的话来,于是赶紧截住话,道:好了,不说了,时间不早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柳玉美道:是呀,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不过,不用你送了,刚才喝成那个样子,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下面小巷子里有没有路灯,我不太放心,再说我已经醒酒了,就把你们送到巷子口吧!”

柳玉美嘟着小嘴,道:那么霞姐一个人走黑巷子,你就放心了。”

柳秀赶紧道:死丫头,少废话!”

……

李高文送走柳秀姐妹后,并没有立即回去,而是找了个黑暗的角落蹲了下去,看着那条黑巷子,任泪水肆意的挥洒。李高文幻想着:其实田小霞刚才并没有走,她现在就躲在巷子里另一个黑暗角落里正看着自己,有很多贴心的话要跟自己说。可惜十几分钟过去了,寂静的黑巷子并没有走出田小霞,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连风都没有,死一般的寂静。李高文无奈的苦笑了两声,站起身来,先去卫生间洗了洗泪痕,而后才回去。

因噎废食,李高文在感情上选择的就是这种做法——由于害怕被伤害,干脆放弃不接受。可是李高文并不明白,噎两口饭喝点儿水就能过去,可是不吃饭却会活活儿饿死人。

李高文一进屋,张力就皱着眉头劈头问道:十三呀,你这人究竟怎么回事儿,刚才怎么把人家气哭了?难道她今天对你还不够好吗?”

李高文道:我知道她不喜欢我,她喜欢的是她的胡哥,我不能接受她的好,否则我会把自己陷进去的。”

你怎么知道她喜欢她的胡哥,她亲口对你说的,还是你看见了什么?”

嗯,这个,这个……没有!”

既然没有,你怎么敢这么肯定!”

我能感觉的到。”

你的感觉我不知道。但是今天我的感觉是:一,小霞其实很关心你;二,我感觉到你很自卑,被一个自己根本就没见过,甚至就不存在的对手吓到了,打败了,你很窝囊,你知道吗?”

李高文侧过脸,不再看张力,抬手一挥,有点生气的道:力哥,咱们不说这个了,好吗?睡觉。”

张力上前拍了拍李高文的肩膀,语气柔和了许多:这么多年哥们儿,我再说一句,十三,自信点儿。”

收拾了地铺,上了床,关了灯,李高文背对着张力面对着墙,想起刚才的一番对话,眼泪又肆意起来了。

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李高文依然未去找田小霞,也不给她打一个电话,田小霞也从未给张力打过电话,日子就这么平淡无聊的过着。某些时候,李高文实在忍不住想念田小霞的时候,就去找一个无人的地方疯狂的练拳,藉此发泄抑郁。李高文练得很刚猛,甚至练到肌肉拉伤,踢肿脚背,打伤手掌,更有甚者,有一次吐气发力过猛,岔气咳嗽了四五天。

一天,李高文跟妹妹李淼通了一个电话,说了很多关于田小霞的事情,最后道:小淼,哥心里好烦呀!”

李淼道:哥,如果心里真的烦的难受,就回家住几天!”

李高文想想也是,金窝银窝不如家里草窝,于是道:那我就回家住几天,到考试了再回来。”

那天晚上,李高文居然破天荒的去了丰盛园。见了小秀,李高文道:小秀,你不是说过想看我们信阳的茶山和采茶妹子吗?”

柳秀丢下手里的活计,惊喜道:你要回家?”

李高文道:暑假没回去,到现在都大半年了,想回家看看。”

李高文、柳秀正聊着,田小霞端了一盘子菜从一旁经过,李高文压制住内心的跳动,淡淡的道:霞姐,还忙呢?”

田小霞停了下来,也是淡淡的道:包间里还有一桌客人。”

柳秀道:霞姐,大哥要回家了。”

田小霞还是淡淡的道:是呀,他大半年都没回家了,是该回去看看了。”李高文看不出她有什么情绪波动。田小霞说完,端着菜就往包间去了。

田小霞走后,柳秀接着道: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跟你一起回家?”

李高文道:是!”

柳秀笑道:大哥,这个事儿可不是开玩笑,你带我回去,在你老爸老妈那里怎么解释?”

就说是女朋友。”

柳秀很意外,笑道:大哥,瞎子都得出来你喜欢霞姐,你可别开我的玩笑,小心我会爱上你的,那就麻烦了。”

李高文道:说正经的,我是有目的的。”

什么目的?”

你听我说,我父亲有个世交好友,祖上有几辈的交情了,那个人有个女儿,年龄跟我差不多,据说当年我们两人的老妈还怀着我们的时候,两位老头子就开玩笑定下了娃娃亲……”

咯咯咯……”柳秀笑得前俯后仰,大哥,没想到你家老头子还会唱这一出戏。”

李高文道:你别笑,听我说。”

柳秀点点头:嗯,你说!”

我跟那个女孩子从小就认识,她嘛,个子够高,长得也可以,人也老实,可是从小我就对她不来电……”

柳秀斜眼上下打量了一下李高文,笑道:大哥,我看你就别挑剔了,你看就咱这模样、德行,随便找个凑合着就行了,你还想找个天仙不成!”

李高文斜眼看了看田小霞刚才走进的包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要谁!”

柳秀不笑了,认真的道:大哥,说句实话,你跟霞姐的事儿,有难度。”

我知道,可是这又怎么了?”

你们两个都是倔脾气,谁都不肯让一步,难成!还有,她可是我们丰盛园的店花,人很淑女,长得又漂亮,追求的人多了去了。还有,最近二十多天你们就见过一次面,你不知道,现在后厨又招进来一个厨师,挺年轻,还很帅,他一来就看上霞姐了,整天想着法儿的约她出去。”

李高文本来一直是面带微笑的,听了这句话,笑容一下就僵住了:霞姐跟他出去过了?”

柳秀道: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是我没有看见过。”估计柳秀看着李高文脸色不对了,赶紧岔开话题,不说这个了,你对那个女孩子不来电,然后呢?”

李高文的思绪早被柳秀刚才那番话带飘了,出了一会儿神,才道:我对她不来电,可是我又不能说什么,否则岂不是搞得人家很没有面子。干脆我带个女孩子回家,这个事儿不就……”

柳秀道:可是如果你追不到霞姐呢?”

李高文斩钉截铁的道:这不关她的事儿,也不用你管!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柳秀摇了摇头,叹口气,道:唉……听你的,你说什么时候走,我先去买两件新衣服。”

李高文道:又不是真的,你那么认真干嘛?”

柳秀笑道:演员演戏,也得准备道具吧!否则,怎么唬得住你老爸!”

那就后天早晨吧!到时候我来接你!八点。”

那就不用了,到时候我去找你!八点!”

……

当时李高文的脑子很混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丰盛园,为什么要带柳秀回家。直到多年以后,随着阅历的丰富,社会经验的增加,李高文才摸清自己当时的心态:李高文其实就是想把回家的消息通过柳秀传到田小霞那里,看她什么反应。而李高文真正想带回家的是田小霞,也不是柳秀,李高文要带柳秀回家,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看看田小霞会不会吃醋。并且借着这件事情来看看田小霞对自己的感情究竟怎么样。

男女感情之事好多都是因为互相不断地试探,害怕丢面子不敢大胆告白而导致失败。其实我们何必那么害怕呢?有时候成功与失败就是一步之遥,我们为什么不能大胆一点儿呢?为什么要那么脆弱呢?

第二天晚上,李高文正在屋里温习功课,田小霞和柳玉美来了。

田小霞一改平时的打扮,李高文也是第一次看见田小霞这么穿:高跟鞋,紧绷在腿上的蓝色牛仔裤,紫色的外套,一条三指宽的腰带把腰勒得紧紧的,领口大开,里面一件低胸T恤,露出了些许滚圆的胸部,若隐若现,十分性感。

见到田小霞这幅打扮,尤其是那件低胸T恤和若隐若现的胸部,李高文就像吃进去了一只苍蝇,心里非常不舒服,皱着眉头道:霞姐,这才几天不见,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了?!”

田小霞还没开口,柳玉美却道:怎么了,这么穿不漂亮吗?”

反正田小霞那身打扮让李高文非常不自在,李高文也说不出为什么,略带着些怒意的道:不是不漂亮,霞姐一向穿得大方得体,很端庄的,可是你看她现在,尤其是那件T恤……”说到这里,李高文下意识的往田小霞裸露的胸口看了一眼。

田小霞似乎也发现了这点,赶紧拉了拉那件紫色外套的领口,盖住了裸露的胸口,道:都是小秀害的,我都说不买这件了,她非让我买。”

柳玉美笑道:我秀姐也就是提提意见,她可没逼你,最后还是你自己买的。”

田小霞背过身子,扣上了外套最上面的一个扣子,转回身来,脸色微红,道:有点儿冷了!”

爱情是自私的,爱情是霸道的,爱情是不讲道理的。一般来说,一个男人如果真心的喜欢一个女人是不太喜欢那个女人打扮的太性感的。因为他不希望这个女人吸引太多的男人,变成一个风情万种的人。李高文那个时候喜欢田小霞是因为田小霞纯洁淑女,并不是热辣性感,所以当他看见田小霞那副打扮的时候,心里就不自觉的发脾气。

柳玉美道:大哥,霞姐跟她姑姥吵架了,现在搬出来了,跟我和秀姐住在一起,以后闲了你可以过来找我们玩。”

李高文似乎感觉到点儿什么,可是当时又说不出来,说不明白,于是道:霞姐,你脾气也太大了吧,跟你姑姥吵架。”

许久之后再度响起这个时刻的时候,李高文终于想明白了当时自己心里非常模糊的那点儿东西:田小霞从她姑佬那里搬出来的原因也许很简单,就是为了能和自己多接触。可是当时的自己实在是太自卑了,在意思到这一点的时候立刻就把它否定了,想都不敢想。

田小霞还是脸色微红:谁让她骂我来着。”

柳玉美笑道:别说闲话了,霞姐,你不是有正事儿跟大哥说嘛,快说呀!”

田小霞都很久都没来找李高文了,今天她穿着这么一身儿来找自己,李高文也确实有些意外,于是问道:什么事儿?”

田小霞低着头摆弄衣角,道:嗯……这个……我……”

李高文道:霞姐,有什么事儿你只管说,只要我李高文能办得到的,在所不辞。”

柳玉美笑得有些坏,道:霞姐,你就说嘛。”

田小霞又开始摸扣子,吞吞吐吐的道:嗯……我……我。”

柳玉美道:霞姐,扣子快被你拽下来了。你不说,我来说!”

李高文道:霞姐,有什么话,你只管说,我受得了。如果要还钱,现在就给你。”

柳玉美啐了一口,道:大哥呀,除了钱,你能不能想点别的。”

田小霞双手松开扣子,微微抬起头,看了李高文一眼,红着脸,细声细气慢慢的道:你也知道,小秀管着前台,工作忙,走不开!”

李高文道:哦……这样呀,那就不劳她大驾了,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行。”

你看我陪你回去怎么样?”田小霞的声音细若蚊蝇,基本上听不见了。

可是这句话对于李高文而言,却似天上起了个闪电炸雷:霞姐,我没听错吧,你说什么?”

相关标签: # 爱不过期 # 田小霞 # 李高文 # 佚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