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推荐内容详情

男主是杨天啸的小说,改写青春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1-04-27 594 woniu

男主是杨天啸的小说,改写青春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1张

推荐指数:男主是杨天啸的小说,改写青春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2张

改写青春》在线免费阅读

《改写青春》小说简介:

很多读者在找男主叫杨天啸的小说,这是大神佚名的《改写青春》,在小说中男主杨天啸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携手女主黄梅秀,具体过程如何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

《改写青春》主要讲的是:天地本不全!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事物是十全十美、完美无缺、毫无瑕疵的!黄金如此!人如此!人生亦如此!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任何人的一生都会有遗憾!只不过,有的多,有的少;有的大,有的小;有的无伤大雅,有的却无可挽救!我的一生中有太多的遗憾和遗恨,母亲不幸遇车祸变成半身瘫痪,高考落榜,军校退学,甚至一生中最爱也是最重要的并且是唯一可以改变我未来命运大结局的红颜知己也因为各种阴差阳错而离我远去。太多太多的遗憾,每一次遗恨和遗憾都足以令我痛悔一生!曾经无数个不眠之夜,我不止一次在心里想:如果当年我的心爱女友没有离开

《改写青春》章节试读: 第五章过年

杨天啸在去黄梅秀家之前,先到她大弟即黄广明家住了一晚!

那天晚上,大概十点多钟,虽然有路灯,但灯光很暗,这使得天气让人格外感到寒冷。

路面上有一层凹凸不平的薄冰,杨天啸很久都没有走过冰路,冷不丁走上去,当真是像走钢丝一样,步履维艰,偏偏天气又如此之冷!

杨天啸虽然在北方呆了几十年,经受过最寒冷的天气的磨练,抗寒的功力也很深,不过,杨天啸现在每走一步,感觉自己的功力”就少了一分,几乎快坚持不住了!

至于黄梅秀和女儿,虽然都穿了很厚的衣服,但一时间也无法适应,都冷地受不了,黄梅秀不时地跺脚,女儿则不停地问去哪,到没到?

黄梅秀和杨天啸及女儿都准备去黄广明家住一晚,可是小弟黄小社和女友却不想去,坚持要回自己家,黄广明叫了小弟几次,小弟就是不去,黄广明只好作罢!

黄梅秀却很生气,外面天色这么晚了,天气又这么冷,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可惜的是,黄梅秀虽然是老大”,说了却不算,自己三个弟弟都不怎么听从她的号令”!

黄梅秀只有干着急的份,嘴上不停地埋怨着!

本来黄梅秀和黄广明要走路去自己家,不过杨天啸实在是受不了,提出要打车去。

——这个时候,杨天啸只好放下面子,毕竟身体要紧!

黄梅秀还是想走路去,杨天啸有点火了:还走,这么冷?我的脚都冻麻了!也不知道有多远?”

黄广明却很通情达理”,叫了一辆小汽车。

车上没有暖气,密封性也不好,但一坐上车,杨天啸还是感觉好多了!

黄小社和女友还在原地呆着,黄梅秀望过去,脸上充满了忧急和怨恨之色!

车子终于到了黄广明家。

杨天啸一下车,马上又感到了难以忍受的寒流。

其实,这里的天气虽然有零下几度,但比起大连的天气则差远了,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杨天啸一时间感觉冷地受不了,一方面是因为刚来这里,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另一方面是不是在炎热的深圳呆久了,所以抗寒的功力”减弱了很多?

路边的低洼处,有一道大铁门,黄广明没有钥匙,赶紧给老婆小芳再打电话!

时间过了很久,小芳才下来开门!

杨天啸望着铁门内一个黑糊糊的人影,知道是黄广明的老婆,心里不禁有点生气:怎么这么久才下来?

其实时间只是过了一会儿,但杨天啸却感觉过了很久似的!

拿着大皮箱往楼上走,本来皮箱的东西不是很多,但杨天啸提在手里却感觉有点吃力。

怎么箱子变地这么沉?

杨天啸在心里小声地嘀咕着。

黄广明家在四楼,进去后,杨天啸终于看清了小芳的样子,个子不高,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袄,头发不长,相貌一般,有点苍老,却透露着一股精明人才有的气质。

黄广明把东西放好后,招呼杨天啸道:哥,坐吧!”

杨天啸道:好的!”

黄梅秀也跟着道:快坐吧!”

杨天啸简单环视了屋子里一遍,这个房子挺大,进门右侧有一条走廓,在走廊的一侧墙壁上挂着几大块猪肉,没有用烟熏,只是抺了一点儿盐而已。

大概只有四川人才会用烟熏猪肉!

在走廓的尽头是一间中等大小的洗手间,进门直走,里面一间大屋,大概是客厅,在客厅的东侧南头,有一间小屋,应该是正屋,在北侧挨着一间小屋,应该是另一间卧室!

然后在大厅的北侧,是厨房,在厨房的外面还有一个挺大的凉台。

杨天啸看着黄广明的家,心里又涌起一股无言的感慨:屋子里的家具不多,电器也不是很全,房子虽然很大,不过没有装修,显得空旷旷地,简直可以用徒有四壁”来形容,但这房子是自己的,只要有一个窝,就算窝再破点,也比没有强啊?何况这个窝也不错啊?最起码够大,两室二厅,这在北方那可是正处级的待遇!

杨天啸再想想自己,却没有房子,连个属于自己的破窝都没有!也没有钱,在外面还拉了一身的饥荒!

杨天啸忽然间明白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到底做错了什么!

屋子虽然很大,却没有什么取暖的设备,只有一台电烤箱,在正屋里,黄广明的独生爱女叫黄馨莹在用着,而且还在上网!

杨天啸虽然是第一次看见黄馨莹,但是却早已听过关于她的故事。

黄广明一年四季都在东莞打拼,很少回家,只有母亲陪着女儿,不知母亲怎么教地,黄馨莹很不尊重自己的老爸,黄广明有一次回家,和女儿不知为什么事吵了起来,黄广明很生气,把女儿痛揍了一顿!

后来,黄广明在东莞工作时出了事,摔伤了,在电话里,女儿却说老爸活该!

杨天啸并不怪黄馨莹,只怪她的母亲没有教好,听说她的母亲人又小气,又不厚道!很少回去看黄梅秀的母亲,就算黄广明回家看母亲,也要把黄广明身上的钱搜干净,只给黄广明一二百而已!

黄广明更离谱,给母亲二百元钱,然而打牌的时候,又把给母亲的钱要回来,运气好打牌赢点,但是赢地钱是不会给母亲的,包括母亲给地钱,如果运气不好,输了的话,就会向母亲再要点,走地时候,母亲家里有什么好东西,像腊肉腊肠等等一定会拿一点”走,就当是顺手牵羊吧?

黄馨莹虽然比杨天啸的女儿大几岁,却很瘦小,长地却很秀气,很文静,杨天啸望着娇小玲珑的黄馨莹,听她说话的还有点稚嫩的样子,怎样也无法和传说”中的她联系在一起!

难道是传言”有误?

还是人真的不可貌相?

杨天啸的女儿论身材,不仅可以当黄馨莹的姐姐,甚至当她的老妈都绰绰有余!

黄广明泡了一杯滚烫的茶水给杨天啸,道:哥,喝茶!”

杨天啸道:好的!”接过茶水,不管茶水好不好喝,至少茶水的热量让杨天啸冰凉的身子感到一丝暖意,也不再那么难受!

大概是第一次见面,杨天啸和小芳都不知说什么好,杨天啸心里也不愿和她说话,不过第一次来,杨天啸还是拿出一百元新钞票,递给黄馨莹。

黄广明坚持不要,杨天啸道:不行,我第一次来,总要表示一下,你就不要推辞了!”

杨天啸给了黄馨莹一百元钱,没想到黄梅秀也给了她一百元钱,杨天啸后来知道后很生气:我给了,你还给什么?

黄广明的话,杨天啸还能听懂一点儿,至于小芳的话,杨天啸则很难听懂,不过这不要紧,反正杨天啸也不想也不愿和她说话!

杨天啸和黄梅秀及女儿坐在门口的一张大沙发上,虽然黄馨莹很大方的把烤箱拿出来给杨天啸等人用,不过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根本就解决不了大问题!

对杨天啸来说,有烤箱和没有烤箱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杨天啸在沙发上坐了很久,屋子里很冷,比外面强不了多少,杨天啸打开皮箱,拿出自己的毛衣和秋裤,却不好意思在他家换!

黄梅秀望着杨天啸手里的衣服,道:想换衣服吗?等一下就睡觉了,明天再换吧!”

杨天啸嘴上没有说话,心里却怪黄梅秀多事,而且也让人觉得自己这个北方大汉”有点掉链子”!

杨天啸又在寒冷和郁闷中,熬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还好,饭菜快做好了!

桌子已经摆好,不大,也不高的四方桌子,黄广明先端上来第一道菜:用小蒸锅装地清水豆泡!

真的是清水,就像纯净水一样清!

甚至连盐都没有放!

虽然水煮豆泡没有任何调料,也没有葱,但是下面的电磁炉已经通上电,水汽开始冒上来。

滚烫的水汽让杨天啸在寒冷的屋子里感到一丝难得的暖意!

除了黄广明的老婆外,其他的人都坐在桌子旁边,黄广明望了杨天啸一眼,很热情的道:哥,吃菜!”

杨天啸点点头道:好的!”说完挟了一块豆泡吃。

又过了一会儿,女主人终于又端上来几个菜,其中有炒咸鱼,炒青菜,一个酸菜炒肉,还有一碗腊肠!

腊肠虽然没有杨天啸老家的好吃,但杨天啸觉得味道还可以。

珊珊则很喜欢吃腊肠,而且,珊珊不管到了哪里,只要坐了不到三分钟,马上就成了一个熟客”,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大吃大喝起来!

珊珊和黄馨莹比起来,一个是文静纤弱的细嚼慢咽,一个是豪爽大方的狼吞虎咽!

黄梅秀看着自己的女儿,再瞅瞅黄馨莹,不住地摇头叹息!

珊珊终于觉察到了母亲的奇怪举动,侧着头道:咋了?”

黄梅秀一脸无奈的道:没事,没事!”

珊珊继续享受自己的大餐,嘴角的缝里小声地蹦出几个含糊不清的字:没事?没事瞅我干啥?”

杨天啸不喜欢喝酒,但黄广明非要杨天啸陪他喝白酒,杨天啸实在拗不过,只好喝罐啤酒对付一下。

晚宴进行十分钟,黄广明的老婆终于端着最后一道菜上了桌子。

黄馨莹先吃完,珊珊最后吃完!

大家休息一会儿,没啥事干,靠近墙边的柜台上有一台很旧的彩电,不过黄广明鼓弄半天,也没有放出电视!

黄梅秀急了:怎么搞地?还没好吗?”

珊珊伸长了脖子,瞪大眼睛,焦急的等待着!

黄广明自己也急了,道:小芳,电视怎么开啊?怎么开不了啊?”

小芳在厨房说了几句话,不过杨天啸听不懂。

时间在无聊和浓浓的寒意中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接近半夜时分,正是人一天中最困的时候,杨天啸刚刚经历了漫长而疲惫不堪的旅行,很想倒在榻上大睡一觉,可是,现在在陌生人”的家里,杨天啸还真不习惯,一时间也无法开口!

黄广明和老婆用电烧了两壶水,黄梅秀和珊珊都洗了脸和脚,到了杨天啸,杨天啸却怎么说也不肯洗脚!

黄梅秀和黄广明及小芳没有办法,只好由着杨天啸!

第二天,一行人除了黄馨莹在家外,其他人都出去了。

小芳因为要上超市上班,所以送了杨天啸等一程就走了,黄广明不用上班,不过却和自己老婆走了,大年三十黄广明和老婆及女儿在家,要等到初一才会到黄梅秀母亲家!

这里虽然是大悟县城,不过还没有深圳市的一个村发展地好,道路不宽,也不整洁,像最懒的懒汉几年都没有洗过脸一样。

马路两边的楼房也不是很高,大概只比农村的平房高一点儿而已。

街上人来人往,却让人感觉像世界末日来临前一样,乱哄哄的,也不知道车站在哪?

杨天啸找不到车站,黄梅秀虽然知道车站在哪,不过要走很远,杨天啸实在不想再走下去。

地上全是凹凸不平的坚冰,虽然是白天,不过没有太阳,也没有风,天气冷地连风都似乎冻死!

杨天啸要打车去,黄梅秀没有异意。

可是来来回回几辆小汽车,里面都有客人,气地杨天啸破口大骂:什么破地方?连个车都打不着!”

黄梅秀也很气,好容易有辆空车,价钱却高得离谱!

天寒地冻中,三个人又等了很久,才等到一辆空车,价钱一百,虽然还是有点高,不过也只好如此了!

杨天啸等三个人就像待宰的羔羊,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时间和资本!

坐在车上,虽然不是什么好车,不过总比呆在酷寒无比的外面,杨天啸望了黄梅秀一眼道:你大弟给珊珊红包了吗?”

黄梅秀道:给了!”

杨天啸瞥了老婆一眼,道:给了吗?”

黄梅秀想了下道:给了。”

杨天啸冷笑道:给什么?你大弟叫老婆给,他老婆没有答应!”

黄梅秀脸色有点难堪的道:是吗?你听到了?”

杨天啸嘴角扭曲了下道:我是听到了,虽然我听不懂,但我看懂了!”

黄梅秀有点讪笑道:他会给地!不给我会找他的!”

杨天啸没有再说什么,脸上是不置可否的样子!

从大悟县城出发,往黄梅秀家走,居然走了一个小时,虽然天气不好,地上有很多薄冰,但车子走地也不算太慢,看来黄梅秀家离县城还是挺远地!

奇怪的是,杨天啸感觉这次回黄梅秀家,怎么路程比上次到她家远了很多?

十年了!

十年前,杨天啸为了把自己年幼的女儿接回大连,在春节前到了黄梅秀家,那次看见了黄梅秀的父母,可是,杨天啸那次年后初五离开黄梅秀家,人在路上,才走了一半的路程,在火车上就接到了黄梅秀的电话,黄梅秀说自己的父亲得了急病,无法医治了!

杨天啸没有折回去,心里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虽然后来黄梅秀甚至她的家人都没有说什么,但杨天啸却在心里暗自问过自己:是不是自己是个不祥之人?所以黄梅秀的父亲才会在自己离开后去逝?

下了车,杨天啸看到眼前的景物,马上就有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再踩着泥泞的土路,走了几步,再往左侧拐一下,终于到了黄梅秀的家!

相关标签: # 改写青春 # 黄梅秀 # 杨天啸 # 佚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