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推荐内容详情

男主是乔荆南的小说,卿卿如吾杨卿卿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1-04-28 118 woniu

卿卿如吾杨卿卿

推荐指数:

《卿卿如吾杨卿卿》在线免费阅读

《卿卿如吾杨卿卿》小说简介:

很多读者在找男主叫乔荆南的小说,这是大神旧月安好的《卿卿如吾杨卿卿》,在小说中男主乔荆南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携手女主杨卿卿,具体过程如何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

《卿卿如吾杨卿卿》主要讲的是:杨卿卿懦弱,胆小,典型的欺软怕硬,最重要的一点是极其怕死。

《卿卿如吾杨卿卿》章节试读: 005.穷人百事哀

回去后一直在自我审视自己为什么会屡次在他面前出丑,为什么每天都可以让自己陷入那无休无止的愚蠢险境中。

我问了自己,发现只有一点原因,因为我和他说话从来没有正面看过他,所以在行动方面总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偏差和障碍,一定是我自己太畏畏缩缩了,才会导致自己本来就不聪明的脑子,更加笨。

既然人家对那件事情绝口不提,那我怕什么,反正那天我们两个人本来就没发生什么,佛祖都原谅自己了,这件事情我不能钻牛角尖,杨卿卿,忘掉这一切,彻底忘记这一切。

再次见面就勇敢直视他,不要显得自己心虚了一样。

我把自己关在卧室整整做了两个小时的心理建设,找到自己结症之后忽然就开朗了许多,门外婆婆也喊我下楼煮饭。

人就是要学会洒脱,假如为一件别人远不在意的事情而钻进这个壳里,那将后的日子都将永无天日,不能善待自己。

之后那段时间,家里果然再也没有来过陌生人了,乔荆南也没有出现过了,那天他在商场那段路碰见我应该是纯粹的巧合。

我的生活像是一艘经历了大风暴的船,渐渐开始恢复了平稳行驶,这艘船会驶入到一座什么样的港湾,我自己也并不清楚。

很多人都说我日子过得糊涂,可我总想着,这样的糊涂日子能够过多久,就过多久,我已经没有什么机会让自己的生活再起任何斑斓,老天注定我是平凡,我就无需再去挣扎。

心里建设虽然做的非常有效果,可半夜乔金平洗澡让我拿衣服的时候,我还是会有些心理阴影,尽量使劲睁大眼睛看清楚那背对我洗澡的男人到底是谁。

乔金平每次看我站在浴室门口迟疑的模样,总骂我有病,那时候的自己会显得特别慌张,我在他眼里一直是有病的代表。他从来不带我出去见他的朋友同事,和他结婚了这么多年,别人始终不知道乔金平的妻子是谁,大概在他眼里,我的畏畏缩缩,不善言辞让他丢脸。

我也想过努力去改变自己,可发现始终都是徒劳。

我永远没办法和易捷一样,在某一个饭局上,有本事大放异彩,在某人群中,让自己在千姿百态的人海中脱颖而出,自身光辉和漂亮就像一把钩子一样将别人的视线,死死抓牢。

夜晚的时候,我和乔金平两个人互不相干躺在床上,我睁开眼,静静望着头上那盏灭掉的灯在完全漆黑的夜晚,散发着荧荧之光。

我听着耳边他的呼吸声,乔金平并没有睡过去,忽然想到自己这一辈子都会同这个男人同行,甚至是死也要同葬,我想和他来说点体己话来缓解我们之间早已经干竭的婚姻。

毕竟一生太长,沉默也总显得无涯到没有时间尽头,我们不可能永远都这样僵持下去,这对于我们来说,会是一种长久的折磨。

我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有些紧张和颤抖,我说:金平,睡了吗?”

乔金平翻了一个身,从平躺背对着我,他没有回答我,但动作已经代表他并没有睡,他在听我讲话。

我说:金平....你喜欢现在这样的我吗?”

乔金平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默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翻身并不是接受了我半夜的谈话,我有些失望打算闭着眼睛睡过去算了。

乔金平不耐烦的声音传来,他说:咱们都多大年纪了,还谈什么喜不喜欢。”

他说完,房间里的寂静再次恢复了平静,我喉咙里像是哽着一块硬硬的石块。

我说:金平,你忘了?其实今年我也才二十。”

乔金平忽然从床上一翻而起,他双手撑在床上,目光凶狠的看向我,我吓得往后紧紧一缩,他烦躁的抓了抓自己头发,语气粗糙道:你二十了又能够怎么样?从你十六岁咱们就在一起了,到现在都过了多少年了!不喜欢又能够怎么样?喜欢了难道又怎么样?难道不喜欢我们能够离婚?喜欢了我还能够对于现在的你更喜欢吗?杨卿卿你别再这样蠢到问一些白痴问题了好不好?我明天要上班,比不得你每天呆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要干!”

我被他忽然的激动,随着他语气一缩一缩,我慌张的说:金平,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想要和你说说话,没别的意思,你千万别生气,气坏身体就不好了。”

乔金平像是一吨石头一样,往床上一沉,他将被子将自己脑袋全部捂住,这个黑夜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彻底寂静了下来。

我却睁着眼睛一夜无眠,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已经连一句平常话都不能够好好聊了。

白天五点我很早就起来了,为金平做好早餐后,他匆匆吃完,便赶去公司上班了,我又为婆婆们准备好早餐,和洗漱该用的东西。

这样一早上忙碌下来,也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婆婆和公公吃完早餐后,二老便去广场散步,我又开始收拾餐桌上的碗筷。

早饭吃完后,又将一家人的换洗衣服全部洗完。

当这一切彻底完成后,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婆婆和公公散步完回来,正当我在厨房给二老洗饭后水果的时候,我妈打来电话,在里面哭哭啼啼说让我赶紧回去一趟。

我妈很少在电话里面和我哭过,我一听就觉得大事不妙,便匆匆将水果洗好,然后端给客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公公婆婆,他们吃了两口水果,见我站在那里没动,有些奇怪问我还有事吗?

我小心翼翼询问婆婆想要请假回去一趟,婆婆吃了一口水果,有些不满道:这段时间你怎么老是往娘家跑?你都嫁到乔家来了,最主要的还是要移到乔家,娘家那些事情就和你没多大干系了。”

我点头说是是是,虽然婆婆不喜欢,我还是焦急坚持道:婆婆,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这一次是真的出事了,我需要回去一趟。”

婆婆悠闲的问:什么事啊,这么急。”

我说:我不知道,我妈刚才打电话在里面和我哭。”

婆婆意味深长说了一句:穷人百事哀。”然后又道:回去吧,和你妈说,别有事没事就找你回去,毕竟你已经是姓乔了。”

婆婆那句穷人百事哀,让我心如横着一根刺,却也没什么时间再去计较她言语里的看不起了,我匆匆在家里收拾了一些东西,便去车站搭车去乡下,看家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等我到达那里的时候,我妈正坐在那一把破旧的椅子上大哭,周围围满了邻居,也没看见哥哥和嫂子。

我心下一惊,立马将围住的邻居扒开,冲了过去问正在大哭的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我妈看见我来,嚎啕大哭稍微止了止,仿佛看到救星一样紧紧抓住我的手说:卿卿,你哥哥那东西不成器啊,看着你嫁出去了,家里条件慢慢好转了一些,他居然拿着你嫂子的娘家嫁妆和一些彩礼钱拿去赌了!这些钱输了不打紧,还倒欠五万块啊!逼债的人现在都把他抓走了,说他要是不还钱,就要剁他手啊!”

我脑袋一轰,我妈还在大哭,手没有松开半分,抓在我手臂上仿佛要陷进去了一般,我根本来不及安慰她,本来一直坐在床边哭的嫂子忽然冲了出来,她指着我说:我天生就是欠你们杨家的!你哥哥就是个畜牲!身为一个大男人好吃懒做!以前我也不说了!现在孩子都生了!连奶粉钱都是用我娘家的!现如今他连我娘家彩礼钱都要偷去赌了!杨卿卿!当初要不是你撮合我跟你哥,我现在至于过得这么惨吗?!你倒好飞上枝头当凤凰!你嫁到城里这么久!半点就没看你扶持过你那不成器的哥哥半点!你到底存个什么心啊!”

我妈听见了,忽然停止了哭泣,从椅子上一冲而起,对我嫂子说:怎么你就嫌弃我家坤生了!他再怎么混蛋也是你丈夫!你从嫁到我们家!难道又能勤快到哪里去?就除了给我们家生了一个孩子!我一把年纪还要像个老妈子一样来照顾你!现在坤生用了你一点钱又怎么样!你们是两夫妻!这些钱是你的也是他的!里面的钱又不止你家亲戚有一份!我们杨家也有!”

嫂子被我妈那一顿反击气到通红了眼,隔壁邻居开始指指点点,嫂子忽然冲进身后的房间,一把将里面正在嗷嗷大哭的孩子抱住,拿起一袋子孩子用的东西就冲了出来。

对着我妈放了一句狠话说:既然你们嫌弃我,那这个破地方我也没必要待下去了!”

她说完,停顿了一下,忽然眼神像是要将我活生生剜下一块肉一般,她说:杨卿卿,我今天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给我记住了!”

嫂子抱着孩子便从大门口冲到人群里,消失在这阴测测的阴天里,我冲出去就要追,我妈一把将我拽住说:追什么追,她离家出走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别以为她有什么了不起的,每次都要你哥拉下脸面去求她回家,真是越发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

相关标签: # 卿卿如吾杨卿卿 # 杨卿卿 # 乔荆南 # 旧月安好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