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推荐内容详情

男主是秋生的小说,妻尸,求慢点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1-04-29 111 woniu

男主是秋生的小说,妻尸,求慢点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1张

推荐指数:男主是秋生的小说,妻尸,求慢点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2张

妻尸,求慢点》在线免费阅读

妻尸,求慢点》小说简介:

很多读者在找男主叫秋生的小说,这是大神佚名的《妻尸,求慢点》,在小说中男主秋生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携手女主妻尸,具体过程如何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

《妻尸,求慢点》主要讲的是:我是义庄的守尸人,这年头,没有几个义庄了,可是它的存在,却守护了一方安宁。你以为闹鬼的尸体,最后都去了什么地方?你以为含冤而死的人,真的都被埋了,或者进了火葬场那么简单吗?人做了亏心事,没有遭到报应,是因为天理循环,而我们义庄守尸人,守的就是天理循环下,人的命。

《妻尸,求慢点》章节试读: 第五章李虎失踪

起初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可仔细一查的确就剩下了四个。

我额头冷汗直接下来了,这是要出事。

李竹在旁边早就慌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眼泪都快出来了,抓着我的一只不松:李亚哥,这,这是见鬼了,咱们还是快跑吧!”

我瞪了李竹一眼,让他不要说话,老实待着,接着我走到了墓坑旁边,往里面看了看。

棺材稳稳的躺在墓坑里,并没有一点动静,而且棺材上缠上的红绳也没有任何被破的样子。

从村子来到这里那么长时间,棺材一直挺平稳,没出现诈尸和闹鬼的情况。

这可就奇怪了,那另一个人去哪儿了?

这人命关天的事马虎不得,眼看着棺材上找不到线索,我把注意力放在了填坑的几个人身上。

你们四个停一下!”我冲着他们摆了摆手。

那几个痞子不明所以的看了我一眼,好像并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人。

我咽了口唾沫,问他们:咱们少了一个人,你们有没有见到?”

提起这个,他们才注意起周围的人,却都摇了摇头,表示没见到。

这可让我不由得着急了起来,这几个痞子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但毕竟是一个村子的,并且还是我叫来帮忙的,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没法交代。

仔细一想,我叹了口气,让他们先在这埋着,我回去看看。

李竹一听我要走,急忙拦住我,提出要跟我一块去,他在这儿害怕。

我同意了,但为了安全起见,我给剩下的四个痞子一人一些糯米糕,让他们带在身上,要是出什么意外,就往村子里跑。

说完这些,我带着李竹沿着来时的路往村子里赶去。

一路小跑,结果直到村口也没有见到丢了人的踪影,这可把我急坏了。

旁边李竹也是被吓到了,一直紧紧的攥着我的手,直到我停下,他才哆嗦着说:李亚哥,你说他会不会回家去了?”

不可能!”我当即反驳:从村子出来,一直到墓地人还是够的,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怎么可能会回家?”

李竹也觉得不太可能,脸上的恐惧神色更甚了,我看他马上都要哭了。

那咋办,要不我去找我爹帮忙吧!发动村子里的人找找?你看行吗?”

我想了想,并没有同意,现在把大家伙给惊醒可不理智,我这才刚刚接我爹的班,就出了事,要是让乡亲们知道了,那谁还相信我。

恐怕以后都没人在找我弄尸体了,我们老李家的义庄不能毁在我手里。

我让李竹先回家,自己重新回到了山上。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等我回去后,那失踪了的人又出现了,正拿着铁楸在铲土。

我特意数了一下,的确是五个人,除去已经回家的李竹,人数没错。

我长舒了一口气,没出事就好,同时安慰自己可能这小子去上厕所了,当时没注意而已。

人够了,我心里也着实踏实了起来,等把棺材给埋好之后,我也没有逗留,招呼着几个人回了村子。

我直接回了家,也让那些人早点回去休息,躺在床上,心里不由得窃喜了起来。

现在那神秘人让我做的已经做好了,他说要给我十万块钱,就等这钱入手了。

窃喜的同时我又觉得我爸很傻,这行业那么赚钱,我爸干了几十年依旧是穷困潦倒,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干的。

要是让他知道我赚了十万块,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想想我就激动。

不知多久才睡着,脑子里既激动又不安,激动的是我从来也没有见过那么多钱,不安的是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在骗我,是否真的会给我十万块钱。

带着这种复杂的情绪我迷迷糊糊中睡着了,深夜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伸着手让我救他。

他全身的衣服都被撕烂了,露出了里面的肌肤,而整个胸口被血给染的透透的。

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助与挣扎,我很想走上前去问他怎么回事,可始终挪不开脚步。

一声鸡鸣声,把我从睡梦中给惊醒,从床上爬起来这才发现是个噩梦而已。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由得调侃了自己一句:李亚啊李亚,你就不是个做大事的人,这点小事都能做噩梦!”

苦笑一句我也没有闲着,从床上下来,我穿上鞋子正准备出去洗漱一番,结果不经意间一扫却让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只见在我的床头旁,板板整整的放着一摞子百元大钞,摞起来比我的枕头还厚。

这一幕让我老半天才反应过来,我伸出手去拿那些钱发现全是真的。

算下来十万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钱的出现彻底的打消了我之前的顾虑,但不知为何钱到手了,我心里非但没高兴起来反而有点不安,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经在作祟。

其实仔细想想,仅仅是埋一具尸体,就给十万块钱这未免也太扯了。

况且这个神秘人我连他的影子都没见过,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一直不敢现身,是怕暴露还是有其他原因,这些都不得而知。

这突然发了一笔横财,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了。

望着那钱,我长叹了口气并没有乱动,拿起布条包了起来,之后放进了床头的柜子里。

将这些做好,我心里才踏实了不少,从屋里出去,来到院子,我开始刷牙洗脸,打算吃完饭去山上看看,看看刘寡妇的坟有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结果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身,还有一个略显慌乱的喊叫声。

我一听就听出来了,是李竹,这么早他来做什么?

我漱了两口水,走过去将大门给打开,谁知大门刚打开,从外边就涌进来了一群人。

其中一个穿着白衬衣的老头儿拿着耙子就朝我拍了过来。

幸亏我反应够及时,并没有被他打到。

李叔,你干嘛!”

这李叔叫李华强,住在村尾,是我们村的,平时为人蛮横,是村子典型的恶霸!

曾经给过我爸一些脸色看,在帮他们家处理尸体的时候一分钱没给不说还撵着我们走,嫌晦气。

当时我就火了,但奈何我爸的神威没敢发作,也因为那次事,我对他就没了好感。

平时见面几乎也是不打招呼的,李华强还有一个儿子叫李虎,就是昨天抬棺挖坑的几个痞子之一。

这一点李虎倒是继承了他爹的优良品质。

若不是看那么多人在,还有村长在旁边,连李叔我都不会喊。

被我这么一吼,那李华强火气更大,举起耙子就朝我又打了过来,一边打一边哭: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我打死你,你还我儿子!”

你说什么,你骂谁野种?”我当即火了,根本没听到前面的话,注意力全放在了野种的词身上。

从小就没娘,一直跟着我爹生活,小时候就被村子里的孩子这么说,我心里对这个词有天生的排斥感。

今天这老东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是野种,我哪里忍得了,去他妈的李华强,我当即就抄起拳头冲着李华强冲了过去。

可这么个时候村长突然站了起来,挡在了我和李华强的身边,怒斥道:够了!李亚,你难道还嫌不够乱吗?”

村长的眼睛里似乎在冒火,被他这么一斥责,我身上的火气才消散了不少,握着的拳头也松了开来。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李竹站了起来,把我拉到了一边,趴在我耳边小声告诉我:李亚哥,我们这次来是因为李虎丢了!李华强来兴师问罪来了,你还是收敛点吧?”

我没好气的道:他儿子丢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把他弄丢的,这老东西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

李竹让我消消气,同时告诉我这事跟我还真有关系,李亚是昨天晚上丢的。

自从出去跟我挖坟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要不然李华强也不会跑到这儿要找我报仇!

你说什么!”我抓住了李竹话里的重点,他说李虎昨天晚上丢了,这怎么可能。

我承认昨天晚上少了一个,可之后不是又回来了吗?我记得回到村子后,我目送他们离开时还专门数了一下确实是五个,没错,怎么会丢呢?

这突然间的消息,把我之前的怒火全都打消了,我看了一眼李华强,正哭的死去活来,村里的几个婶婶正在安慰他。

而村长死死的盯着我抽着闷烟一句话也没说,看样子这不像是开玩笑,而是真的。

在事情没有搞明白之前我也不敢在多话了,走到村长旁边,我让村长进屋说。

进了屋,我给村长搬了个凳子,村子摆了摆手让我不用麻烦了,还是说正事吧。

他把李竹也给叫了过来,对着我们两个道:昨天挖坟抬棺是你们两个一块弄的,你们两个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人怎么会丢,李亚你不是说不会出问题吗?”

我此时知道自己理亏,村长的责备也不敢有意见,只是低着头不言语。

李竹在旁边道:爸,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昨天在村子分开时人还是够的,谁知道那李虎是怎么丢的?”

放屁!”李竹刚说完,村长便骂了他一句:在村子分开时丢的,难道你想告诉我李虎是因为找不到回家的路丢了?”

相关标签: # 妻尸,求慢点 # 妻尸 # 秋生 # 佚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