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推荐内容详情

男主是李二蛋的小说,风花雪月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1-04-29 846 woniu

男主是李二蛋的小说,风花雪月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1张

推荐指数:男主是李二蛋的小说,风花雪月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2张

风花雪月》在线免费阅读

《风花雪月小说简介:

很多读者在找男主叫李二蛋的小说,这是大神佚名的《风花雪月》,在小说中男主李二蛋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携手女主莺姐,具体过程如何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

《风花雪月》主要讲的是:那天,在ktv,我碰见了她,一个开着SUV的女人。她说她叫莺姐。我想我爱上了她……

《风花雪月》章节试读: 第五章:阿光

莺姐带着我进了一家建设银行,可能是因为今天星期一,所以办事的人有点多,先是排队取号,再是填表,反正弄了半天才弄好。

之后,她又让我跟她一块儿上街去买身像样的衣服,还有我这头发,也得改变一下,好好的做个发型。

她拉着我进了一家一看就很贵的专卖店,然后在模特身上挑了一身,让我换上试试。

我穿好后照了照镜子,别说,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样一穿,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不少。

还行,那就这身了吧。”莺姐看着我点了点头,便掏出钱包来,刷了卡。

我一看衣服上面吊牌的价格,上衣888,裤子588,鞋子是1088。

这一身加起来,都得两千多块钱了。

我有点心疼,这钱让我自己来买的话,都能买十身衣服了。

从服装店出来,莺姐又在街边打车,到了一家叫做椰岛造型的理发店。

这理发店感觉就挺上档次的,跟我以前在楼下老头那儿剪的五块钱头发完全不一样。

工作人员全都是年轻人,男的都长得挺帅的,女的也都是美女。

来个发型师,给我弟弟设计下发型。”

莺姐走到收银台边上,用手指轻轻点着玻璃桌,道。

那个收银妹纸点了点头,便打电话叫来了一个发型设计师。

这个人染着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可看上去不像是那种街上的小混混,反而觉得挺有范的。

是这位美女要做头发吗?”这个发型师问道。

不是,帮我弟弟设计一个发型。”莺姐用下巴指了指我。

行,兄弟,你先来这边坐下,我帮你量身打造一个当下最酷的发型。”发型师道。

我跟着他走了过去,坐在一面镜子前。

发型师拿出一本书,在上面勾出了几个发型,让我看喜欢哪一个。

这时候莺姐也走过来,看了一眼便道:弄个潮一点的发型。”

没问题。”发型师也看出我完全是听从莺姐的话,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开始在我头顶上弄了起来。

我就感觉这人剪头发的技术也不怎么样,并不比我楼下的老大爷剪的好多少。

可结账的时候,却足足花了三百多块,而且据说这还是比较便宜的一种,要是染发或者烫头,那价格直接就贵的离谱。

不过,最后弄出来的发型确实挺好看的,有点像韩国棒子,虽然我喜欢寸头,不太喜欢这种感觉,但莺姐却对这种发型情有独钟,她还告诉我,现在的女的,基本上都喜欢这类型的,你这也算是为了迎合消费者的喜爱。

我无言以对。

弄完头发,就已经到了中午了。

莺姐本来是说下午带我到处逛逛的,可在饭馆吃午饭的时候,她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才刚说了几句,脸色就严肃起来。

两点钟到?行,我马上来,你给老虎他们也打个电话,让他们快点回来。”

挂了电话,她看向我,脸上有些歉然:二蛋,姐临时有点事,要去店里一趟,要不然你就先自己回宿舍?改天再带你出去玩?”

好啊,我正好回去补个觉,你有事先去忙吧。”我点点头。

那行,那你记着晚上六点钟按时来上班,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她说完,便拎着小包,急匆匆的离开饭店,打车走了。

是什么事情这么急?我看着她急促的身影,觉得有些奇怪。

我吃饱后,也打车回到了宿舍。

几个佳丽已经逛完街回来了,正在客厅里头试刚买来的高跟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听见有人进来,这几个佳丽都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有些拘束,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几个佳丽朝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吧。

本来已经没我啥事了,可忽然,正在试鞋的芊芊就问我说:诶,你帮忙看看,这双鞋子好看吗?

我愣了一下。

芊芊脚下踩着一双黑色打底、上面有许多粉色红花纹的12厘米高跟鞋,配上她这身黑裙,显得十分诱人。

我点了点头,说好看。

芊芊就笑了起来,旁边朵朵正在隔着衣服扯自己的肩带,发出啪啪的声音。

我刚来,还跟她们一点不熟悉,接着就没说话了。

她们一边试着买来的鞋子,一边聊着一些生活琐事,譬如哪个姐妹不小心怀上了,啥时候去打胎了什么的,再比如哪位土豪老板一高兴就给了自己上千元的小费……刚开始聊得还算正常,结果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一些奇葩客人,毫不避讳旁边还有我这个男性的存在。

你们是没看见,昨天那男的长得还挺勇猛,结果我用腿夹了还不到一分钟,他就撑不住了。”一名身材比较娇小的佳丽,用很夸张的表情说道。

切,你那算什么?你知道么,前几天有个客人想让我出台,说给我一千二,我答应了,可结果我刚碰到他的裤子,刚碰到!你们知道吗?他特么的居然就提前结束了!”朵朵无奈的摇了摇头。

噗,那不正好么,让你白捡一千二。”几个佳丽都笑了。

我在旁边听得面红耳赤,这些女的……也太那什么了点吧……

咳咳,我说,你们够了啊,别忘了咱们房里还有男性呢。”芊芊忽然咳嗽了两下,说道。

几个佳丽闻言,都撇了撇嘴,她们当然不会把芊芊的话当一回事,不过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见她们闭口,我也松了口气,幸亏她们不继续说了,不然这么下去,非得给我说硬不可……

又过了一会儿,她们就都回房间补觉去了,毕竟晚上夜班,需要养足精神。

不过芊芊却一直没有进去,等她们走完后,她的一双眼睛就直勾勾的盯向了我。

那目光,就跟一头饥饿的狼在看一只绵羊似的……

我还以为她肯定会说昨晚的事情,没想到她盯了我一会儿,突然说:换个发型还挺帅的,你不是火气旺么?要不我帮你泄下火?”

说着,她的一只手已经放在了我的大腿上,慢慢的朝内侧伸去……

这种感觉,让我浑身剧烈的抖了下,就跟触电一样。

芊芊被我的巨大的反应搞得有点发愣,几秒钟后,才皱眉说:你怎么搞的?碰你一下就受不了,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我尴尬的点了下头,本以为芊芊也会像莺姐那样,对处男情有独钟,结果没想到,她听了以后反而有点失望的收回了手,道:那算了,处男没意思,几下就完事了,等你啥时候经验丰富了,我再来找你。”

说着,便无奈的冲我一笑,也进屋睡觉去了。

看着房间门关上,我的内心除了松了口气之外,还感到一种隐隐的失望。

芊芊这么骚,要是能把她压在下面那个,不知道该有多舒服。

不过,我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罢了,说真的,芊芊就算是脱光了躺在我面前让我上,我都不一定敢……从小怂惯了。

我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中间睡着了两三个小时,直到五点钟醒过来,等到五点半,就下楼往金秋时代走去。

那个化妆师已经在开始帮男模们涂bb霜,他们不想理我,我索性也懒得跟他们交流,就坐在凳子上,玩起了手机。

不过刚玩了一会儿,我就感觉有数道惊愕的目光朝我看了过来。

这种感觉令我浑身不舒服,我不禁抬起头,只见化好妆的男模,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愣愣的看着我。

准确的说,他们看的是我手里的手机。

哥们,莺姐的手机,怎么在你这?”终于,有一个男模开口问道。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没手机,莺姐就把她玩游戏的手机拿给我用了。”

闻言,几人对视了一眼,神色有些莫名其妙。

我心里一突,不会因为这件事情,他们就把我给嫉恨上了吧?

莺姐显然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人,人长得漂亮,而且对自己的人特别照顾,恐怕不少男模都对莺姐十分仰慕。

这种仰慕不一定是喜欢,只是处于对一个异性的好感,但依然不妨碍他们会生出嫉妒我的心。

我从小就在一个不幸福的环境下长大,虽然才十六岁,但要说对于人心的揣摩,这些人未必比得上我。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十分担心,要知道在一个集体当中,如果遭到妒忌,是会很难过的。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便没有再说什么,但我心里却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安。

那个谁,到你了。”

这时候,化妆师喊了我一声。

我只好停止那些奇怪的想法,走过去坐下,让她在我脸上涂各种霜。

弄好以后,她看了看镜子里面的我,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换个发型之后,果然更顺眼了。”

我是最后一个上妆的,她为我化好妆之后,便走出了门外。

她一出去,气氛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当然,这时候依然没有人说话,可我却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妙。

集合了!”

忽然外面传来了杨经理的声音。

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往门外走去,我的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今天的生意好像不是特别好,我们在包厢里等到八点,也没见莺姐来叫人。

就在我以为今晚多半没戏了的时候,忽然门被推开了,一个陌生的女子站在门口,让所有的男模都跟她走。

出去之后,便在我们身上别号牌。

我不禁问了一句,莺姐去哪儿了?

这女的看了我一眼,道,莺莺有点事,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我就不敢继续问了,然而,就在我们跟着这女的去包厢的时候,忽然听见ktv大厅里传来吵闹声。

我伸着脖子朝那儿看了几眼,只见七八个纹龙画虎的汉子,正架着一个女的,往旁边的包厢里面拖,那女的不停的挣扎,却没用。

一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光头大胖子,站在ktv的前台抽着雪茄,并用力的拍打着桌子,表情狰狞,把前台的女接待都吓得尖叫。

光哥,这女的不是陪酒的,要说漂亮姑娘,咱们场子里有的是,您何必非要找她呢?这样,今天您的消费,我们全给您免了,您看怎么样?”

一旁也站着个强壮的汉子,脸上有一道蜈蚣状的刀疤,看上去倒挺唬人,可这时候也不敢在那戴墨镜的光头胖子跟前放肆,不断地陪着笑脸,说着好话。

这就是我第一天来的时候,看见的虎哥。

没想到那光头胖子压根就不卖他面子,狰狞着脸色,把燃烧着的雪茄猛地杵在了虎哥的脸上,同时骂道,你他妈的算个什么几把东西?!给老子滚!

说完就一脚揣在虎哥肚子上,虎哥多强壮的一个人,竟然被他给一脚踹飞。

嚯的,那胖子身后就跑出几个纹龙画虎的汉子,冲上去对着虎哥一顿暴揍,那真是往死里打,压根就不在乎出不出事。

虎哥的人站在一旁,也不敢跟这些汉子动手,只是冲上去拉架。

不过这时候,我忽然看清了那个被强行架着的女人的样子。

她半坐在地上,脸上挂着委屈的眼泪,神情让人心颤。

我一看见,心脏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她是莺姐!

这边,那光头胖子眼看打得差不多了,就说行了行了,那几个汉子才停下,这时虎哥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原本进来准备玩的客人,看到这一幕,都不敢进来了,掉头就走。

把这女的给我弄进包厢,妈的,这鬼地方老子以前来了这么多次,咋没发现还有这样的货色呢。”光头胖子揉了揉鼻子,狞笑道。

嘿嘿,光哥,这说明咱们以后得经常到这些场子来转转啊,说不定就像今天这样,捞着个极品呢?”旁边,一个看起来很阴的青年笑道。

光哥嗯了一声,接着又说道:不过钱嘛还是得给,这里毕竟是姓方的女人的地头,把事情做的太绝,盛爷那边不好交代。”

说完,便目露凶光,道:快把这女的给我弄进去,我等不及了!”

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通过这些人的作风,我知道,莺姐一旦被他们拉进去,一定没有好下场。

莺姐靠着前台,瘫坐在地上,脸上全是无助。

她的眼神里透着苦涩和无奈,因为现在没人能救得了她,一旦让人把她带进包厢,等待她的是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忽然,她的眼睛在我们这些人的身上扫过。

所有的男模都捏紧了拳头,咬牙切齿,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真正的站出来说句什么。

因为对方的威势太大了,就连看场子的虎哥都被打成那样,他们这些人冲上去,下场会有多惨?没人能说清楚。

莺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在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明哲保身。

但她的目光,依然有些失望。

毕竟我们这些人都是她带出来的,平日里感情很好,可到了关键时刻,却连个敢为她说话的人都没有。

呵呵,你们这些鸭子瞪什么瞪?再瞪给你们眼珠子全挖了!”那个很阴的青年喝道。

顿时,连看都没有一个人再敢看,纷纷低下了头。

我依然还捏紧着拳头,虽然心里害怕,可是却感觉有股热血在往头上冲。

当初,我已经辜负过一个对我好的月姐,到现在,我绝不能再一次辜负同样对我好的莺姐!

我看了看旁边的灭火器,测算了下双方的距离,如果我现在拿起这个东西,冲上去给那个光头一下,百分之七十能成功。

只要干倒光头,至少现在,莺姐不会出事。

而我……

我并不知道我的下场是什么,其实我心里害怕得要死,可是我却知道,我决不能站着什么也不做!

大不了不要这条命了!反正我死了,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会为我流一滴眼泪!

就在我准备夺过灭火器冲过去跟光头拼命的时候,莺姐忽然瞪了我一眼,像是明白了我的意图。

她死盯着我,用眼神示意我不要做傻事。

那光头的感觉也异常敏锐,霎时间就发现了气氛不对劲儿,马上就看着我狞笑了起来。

我刚刚凝聚起来的决心,就在他这一笑之间,被完全分崩瓦解。

我怂了。

这个光头身上的气势太强了,光是看着我笑,就让我害怕得发抖。

带走。”他打了个哈欠,淡淡的说道。

我眼睁睁的站在原地,看着莺姐双腿摊在地上,被他们拖进了包房。

那个带队的女人看到这一幕,也是叹了口气,随后摇头道,大家不要看了,走,一会儿客人该等急了。

我没想到,这些男模全都一言不发,只是点头。

呵呵,这些人都是这么冷血,这么没用吗?!

我心里突然对这些长得人模狗样的人出了一种强烈的厌恶和看不起的感觉。

先不说其他的,这么多的人,假如全拿着家伙冲上去,对方七八个赤手空拳的人,即便是混混,那也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更别提让他们轻轻松松的带走莺姐了!

我死死的握着拳头,跟着这个女人进入一个大包厢,每走一步,脚下都跟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在即将进入包厢的时候,我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要去杀了那个光头!

相关标签: # 风花雪月 # 莺姐 # 李二蛋 # 佚名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